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8年,台灣舉行總統大選,美國的白宮也要換主人。速速記下一些觀察:

其一,歐巴馬剛出來時,我跟張大爺都覺得他的形象清新可喜。張大爺說,他若當選,對於黑人有鼓舞作用。不過這幾次辯論這樣看下來,我愈來愈覺得其實希拉蕊「看起來」對於總統一職要做的事,是比較有計畫的。就拿南卡投票前的辯論來說,當晚一開始的主題是經濟議題。希拉蕊第一個發言,她一開口,就舉出很明確的藍圖,說明如何解決目前次級房貸的風暴,,例如說,利率的對策等。但歐巴馬就不同了,一開口就先把別人批了一頓(我忘了是不是先罵一下共和黨政府),接著再開始畫很模糊的大餅。我邊看邊問自己,要是我有投票權,我會選誰?當時我的想法是,可能會投希拉蕊,因為她看起來比較知道要做哪些事,而不是只會當空中夢想家,說一些賺人熱淚,但其實聽聽也就算了的話。

曾看過一些評論文章,比較希拉蕊及歐巴馬這兩個人。有人說,希拉蕊就是實際,但是缺點也是獨斷,一旦想做什麼事,就是要做徹底,比較像是「我要這樣做,大家跟著我走吧」!反觀歐巴馬,他擅長畫出理想國境界,身段軟,跟他互動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對人的尊重,但缺點也是少了比較明確的方案。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1/17
使用者需受網站的同意條款約束
BNA'S Electronic Commerce & Law Report reports that a federal court in Texas has ruled that an individual who signed up for a day-trading service on a Web site that required users to accept its terms prior to entering the site was bound by a forum selection clause included in the terms. The court said that, absent a strong showing of fraud or unreasonableness, forum selection clauses are enforceable. Case name is Krause v. Chippas.

Study finds increase in concerns about Internet privacy after years of decline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學生文學一文,我提到有本書講述清末公費留美小學生的記事,經阿凱同學指點,得知確切書名是中華書局出的「大清留美幼童記」,作者是錢綱及胡勁草,兩位都是中國大陸的新聞人,也曾將小公費生的留美記事拍成紀錄片。回台時我把這本書找了出來,的確就如阿凱同學所說,是本很好看的書,而且將古今的留學背景比對,更可看到百年來華人對「放洋」的觀感變遷。

事實上,這些小學生並不是最早的小留學生,他們應該算是最早一批,由政府有系統地派遣出洋的學生。在這些小學生1872年搭上輪船那一天前,其實已經有些小朋友,以私人的身份遠渡重洋,例如容閎就是小時在澳門由洋人創辦的「西塾」讀書,在香港受教育,爾後得到傳教士的幫助,赴美進入預備學校,再進入耶魯求學。這些私人赴美的孩童,以粵籍居多,想來是因為與洋人接觸較多,風氣比較開通,不拘華夷之防的緣故。

今天無論是台灣或中國,社會或政府都鼓勵學生出洋「看看世界,學習西方長處」。甚至這些年台灣留學生人數下降時,政府官員或社會耆老莫不顯露憂態,屢屢慨嘆「現在學生只要錢不愛學啊」!可回首一百多年前鴉片戰爭之前,留學這件事被視為數典忘祖,甚至容閎李鴻章等人,都是好不容易與保守派士大夫抗爭良久,才得到朝廷點頭,特放一百二十名小學生出洋去。這些士大夫反對的原因,不外忽將洋人的工業技藝視為「末流巧技」,並非學習正途,真的要光大自強,還不如培養「孔孟氣節」!這些理由在當初朝廷設置「同文館」、「廣方言館」(這兩個詞很熟吧!以前歷史課本都有提到過啊,鴉片戰爭之後清廷設館培育外語人才)就已被士大夫抬出來猛批革新派,現在容閎李鴻章說要派人出洋,士大夫應該氣到都要抖起來了吧。不過現實比人強,朝廷最後還是接受「師夷之技以制夷」的說法。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大清幼童在美國過著快樂的日子。按照計畫,應該就這樣愉快享受政府的「菁英留學專案」,度過十五年,長成出類拔萃的人才,然後頂著「留美學人」頭銜回國,以跳蛙的姿態,一舉越過還在科舉制度裡死命爬陡坡的同僚,變成眾方追捧的碩彥吧!

不,事實是,這個計畫失敗了。絡繹不絕地小報告送上朝廷,說是這些孩子們改穿洋人衣裝、玩洋人遊戲,甚至還跟著寄宿家庭上教堂,根本就是忘了老祖宗。在清廷的觀點來,本來派人出洋的目的,僅是學習洋人的「機藝」。換成現代的用語就是:「你給我讀書就好,其他一概都不要碰」!但這怎麼可能,尤其是這些小孩們與美國家庭朝夕相處,如何能夠不受文化影響?不過,這是今天的想法。經過一百多年的時間,我們已經熟悉文化與文化碰撞的結果。但是對於才與世界初接觸的清廷來說,也許很難體會所謂「文化交流」與「文化感染力」這種事。

最後清廷終於下令,把這些幼童(其實不應該叫「幼童」了,因為有些已長大成人)召回國。1881年,留學生與寄宿家庭們,一起舉辦了告別晚會。從1872年到1881,整個計畫進行了九年,便告夭折。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前幾天在Netflix的片單上亂逛,無意間看到「The  Namesake」(中文翻作「同名之人」)的簡介,大意是說,這是一個有關移民與文化認同的電影。這是我最有興趣的主題之一,當下租了。剛剛看完了,感人的程度不只是讓觀眾眼眶泛紅,還是必須到浴室裡洗把臉,才能讓臉覺得乾爽一點那樣。回到電腦前,我開始一貫的google好習慣,尋找相關影評,才發現是小說改編的,作者寫過「醫生的翻譯員」,「醫生的翻譯員」一書,在台灣的愛書人中曾經出了小小名氣,而這本「同名之人」也在2005年被開卷選為十大翻譯好書。至於觀後感,大抵「感人」兩字可做結,但大約是觸到我心裡在意的某些部分,所以又更感慨。簡言之,就是佛家說的「愛別離」之苦。

(以下有很多雷,如果不想知道劇情者,請勿入)

故事的開始是一場與車上老人的對話。主角阿修課是個印度青年,在火車上看著祖父推薦的果戈里小說。祖父說,看書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浪跡天涯,卻可了解世界。火車上的老人卻鼓勵阿修課,「帶著簡單的行囊,到外界闖蕩吧」。這句話從此纏繞著阿修課一家的命運。不久,火車出軌,阿修課死後餘生。大難不死的他,因為這句話決定到美國讀書。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2007年對我來說,是偵探小說供給極為貧乏的一年。雖說美國書店裡偵探及懸疑小說一大櫃,可是偏偏我就是喜歡看日系推理。每次逛網路書店,或是書評,總會記下推理書單,可諷刺地是一旦回到台灣,面對書店裡一本本小說,還有相當扁薄的錢包,一時之間不知從何買起,更何況,除了推理小說之外,我還有其他好多書想買啊(淚...再次呼籲老天爺,請賜給我一個光是看書就好的工作,叫我兩天寫一次書評我也甘願)。

由於採買心情非常矛盾,預算相當有限,今年的採買結果是,在台中家裡把橫溝正史的「惡魔前來吹笛」看完了。剛看完後,不知為何突然心裡覺得很膩(註),走到書店,看到橫溝正史以及土屋隆夫的小說都不想碰了。松本清張的短篇小說集特價出售,可我又偏好長篇。偶一抬頭看到夢寐以求的「恐怖的人狼城」,可是擔心一套四本行李箱裝不下,若是只買一本,看完了之後又很想看其他三本怎麼辦,最後搖搖頭,還是把書放下。若書店店員真的觀察我,大概會覺得我是小偷或神經病,一下把書拿起,一下又把書放下。猶豫不決時以買書為甚。同樣忍痛捨棄的是京極夏彥的「巷說百物語」(不過這不能算是推理小說),還有乙一的書。他那本「夏天‧煙火‧我的屍體」我仰慕已久,但是在書店翻了之後,覺得字太少,可能半天就可看完,千里迢迢帶來美國,會佔了其他書的空位,還倒不如帶字比較多的書籍,這樣可以看得比較久,所以我從書櫃抽起來以後,又放下去了。唯一我確定會毫不遲疑下手的是「莫札特不唱搖籃曲」與「虛線的惡意」,尤其後者與媒體相關,我找了好久。但偏偏想要的就是得不到,無論政大書城、聯經、誠品、唐山或金石堂都找不到。我看只好下次回台時抓緊時間去圖書館借了。

最後的結果是,帶來美國的行李中,居然沒有一本偵探小說!我只好又開始看別人的書評以及推理書單,重複那推理慾求不滿的日子。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相隔一年,回到台灣。一年其實說來不算太長,但也算是有些時日,以一年的空間與時間跳開台灣本土,從另一種角度回看自己的土地,總會有些新發現。

首先是,我居然訝異地發現,自己有點聽不懂年輕人說的話。(難道這跟年紀有關嗎?!!!!!)不不不,我說的不是年輕人的語彙,畢竟我年雖三十,還是常上PTT,至少PTT上面的術語我還略有涉獵。我說的是口音,尤其是在餐飲店裡打工的年輕人,好像發展出一種獨特的說話方式,而這種方式又融合了楊呈琳的「口愛」公主音以及由TVBS張雅琴創始的新聞報導大贅語。

比如說,某個風和日麗下午,我與同學沒如一家人前往台中美術館旁的一家人氣餐廳用膳,點餐美眉很可愛也很熱心,恭敬地把菜單交到客人手上後,開口便說:「現在讓我來為您做個介紹,今天我們有做一個特價,就是XXXOOOO...」...,接著是批哩啪啦一大堆介紹。雖然她以中文陳述,剎時我卻不知怎麼失了魂,開始出現像在美國時,聽不懂配菜用料有啥的情況。回家路上我懇切檢討,發現原因之一是不習慣口愛公主音,以及太多「做一個」的贅字。對於前者,我沒有意見,老人家不習慣,是我自己的錯。對於後者,我實在很想發起簡化運動:這些「做一個」的贅字,明明可以省掉。比如說,美眉的發言,可以簡化為「現在讓我來為您介紹,今天我們的特價是....」。介紹本身就是動詞,何必還要「做一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又「到」了美國。按照往例,我還是不寫「回到」美國,畢竟家還是在台灣。雖然我在台灣時,常常會說「我一月七號回美國」。但若有時間交代寫「到」不寫「回到」的原因,我還是很固執地要說「到」美國。不過獅子頭寫了信說歡迎回費城,還有大哥辛苦地半夜到中國城接我們,感覺費城有人在等待我們,多少還是有一種「回」的感覺,而不是到一個全然沒有感情的地方,很溫馨啊~(泛著感動的淚光)

十四個小時的飛行,兩個小時的入關(遇到了一位特別長舌動作特慢的海關人員,搞到我們最後一個出關),兩個小時從紐華克回費城的車程,半夜因為時差睡不著,整理行李,沒睡幾個鐘頭便起身,開始整理家裡,搞到現在身體還虛虛的有點抖。打開信箱,工作卻已排著隊待辦。新的一年,以工作開始也不錯。

謝謝台灣諸親友的招待,張大爺胖了三公斤,我增胖的重量應該也不會更少。沒時間見面的,或是看到此篇才知我曾回台灣的親朋好友,在這裡說聲對不起。在台時間太短,我們又台中台北來去匆匆,只好留待下次再聚。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