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29 Sat 2007 21:45
  • 交代

我知道我很久沒更新了。沒更新的原因是,最近很忙。

先交代一下最近的感想:沒回台灣,不知道自己胖。不在台北,不知道自己邋遢。

這是一個很刻骨的體悟。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吳君如演的金雞系列很有意思,藉著一個舞小姐(而後成為「一樓一鳳」個體戶)的生涯起落,描繪香港幾十年間的發展,笑中帶淚,無厘頭中又見真實。剛剛又在pp stream上看了金雞第二集,覺得這樣過去幾十年的發展,台灣與香港相比絲毫不輸精彩,題材事件俯拾皆是,只差有心人完成一個故事。

金雞II的開頭,設定在2046年,也就是慶祝香港回歸五十年的前一天。吳君如已成垂垂老婦,卻吃盡力氣趕往某一陽台,搭救吃了「失憶丸」的年輕人,這年輕人剛失戀,想要把痛苦都忘掉。吳君如說,「年輕人,有記憶也很好,再壞的回憶,日後再想起來,也是有可能變甘甜的,且聽我慢慢回憶...」。這一語不只是說給年輕人聽,也是說給眾多港人聽。而吳君如的回憶,也是讓港人溫習這一路走來香港的辛酸,而就像是吳君如說「過去再苦,回憶也是甘甜」,金雞輕鬆地描繪出香港從1997以來的蹣跚十年,他的個人史,也反映出大時代的環境:從回歸、中國改革開放,以致2003年那人人聞知色變的SARS瘟疫,在導演趙良駿的描畫之下,那惡夢般的記憶卻也有溫馨詼諧的一面。例如說,SARS那段期間,一樓一鳳雖然開放營業,但防疫過程卻是如何嚴謹啊,連共浴嘿咻都要穿著隔離衣,很無奈,但是也很好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上面這張可愛的圖,是蕭煌奇新專輯的封面。蕭煌奇,出道已有一段時日的歌手,因為林宥嘉在星光比賽時一曲「你是我的眼」,又再受人矚目。不過,無論林宥嘉在星光那場比賽中,得分如何高,都是及不上原唱蕭煌奇的,只有作詞作曲,親身體會歌詞中所描述經歷的蕭煌奇,才唱得出那種力量。

我一直覺得當今歌壇中的男歌手,聲音本質好的不乏其人,可是真正能唱得動人的不多。我自己把歌手分為三段:最末段是,他的音樂及歌聲,做為做事時的背景音樂,純粹只是一種聲音,讓空氣變得熱鬧一些,這種音樂,即便停了,有時也渾然不覺。中段者,歌曲能讓我分心,放下手邊的事。不過這之中,因為編曲及歌詞吸引我的又佔了多數。高段者,讓我不得不把眼睛閉上,享受聲音,更感受聲音背後的情感。閉上眼睛的原因是,人的眼睛總會分散注意力,只有閉上眼睛,聽覺才會更敏銳,聽到更不同的音樂。能夠讓我閉上眼睛的歌者不多,日本歌手中孝介是一位,蕭煌奇更是一位。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20 Thu 2007 04:08
  • 怪夢

最近常作怪夢,大多是白天將醒時,淺眠狀態作的夢。

前天夢到搬到某米國大學宿舍,而宿舍裡的學生若要喝牛奶,都要去租母牛,運回家擠牛奶。我問餐廳裡華裔會講中文的歐巴桑,要如何把母牛運回家?歐巴桑指了旁邊的紅色小車說:「你就開這輛Honda把牛運回去好了」。

然後我就醒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對女生宿舍的第一印象,是小時候看「天才女兒」(另一火紅影集「天才老爹」的副產品),劇中主人翁丹妮絲小姐離家上大學,住在兩人一間的大學宿舍裡。影集中的宿舍牆壁是粉紅色的,有原木書桌,有大衣櫃,有鋪滿溫暖寢具的床,丹妮絲與她的朋友在那裡過著精彩的大學生活。我當然不會理所當然幻想大學宿舍就是那樣。畢竟小時候也是參加過YMCA的夏令營,住過某中部大學的宿舍,四人一間上下鋪,樸實的木板床與鐵書桌書架。當然沒有丹妮絲的房間美,不過就是實用。

大學聯考放榜不久,我和黃大眸、蔡小文同上了外文系,蔡小文的姑姑決定開車帶我們北上,先去看看宿舍。雖然丹妮絲的房間還是偶爾出現在我腦海,可是我知道現實中台灣不可能有這樣的宿舍,但總還是有些小小希望。

T大校本部的女生宿舍區分為兩塊,一塊靠近校門,內有一、二、三、五舍,八舍與九舍則遠遠遙立在校園另一邊。我們第一個參觀的是一舍,蔡小文未來一年的窩。我現在已經忘記一舍的入口處是什麼樣子了,只記得宿舍內部有個天井,其他樓層環井而建,天井周圍似可曬衣。也許因為一舍很大,走廊採光又不夠,所以總給我陰暗的感覺。我性喜光亮,看到一舍陰暗的樣子,偷偷鬆了一口氣。我們三人之中,黃大眸最幸運,她被分配到專門給一年級新生入住一年的研究生宿舍,靠近舟山路。比起如同古蹟般的一舍和五舍,研究生宿舍很新,四人一間,感覺就像以前參加夏令營時住過的大學宿舍。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前一陣子看到「明日的記憶」預告片,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喪失記憶怎麼辦。如果我失去了記憶,過去的一切對我本人來說,是否也就這樣不存在了。所以總是要抓住一些存在的證據,那麼自己寫下來的紀錄,就成為可供追循的線索。

或者,也不用嚴重到喪失記憶。人活著總是會慢慢淡忘一切事情,即便是我自認記憶力很好,跟朋友說話時,也是愈來愈常出現「啊~我以前曾經這樣說啊」,或是「啊~我以前曾經這樣做啊」的對話。要是我和家人朋友忘記曾有過那麼一件事,那麼那件事不就這樣平白消失了?雖然或許有蛛絲馬跡留下,但這些證據就只能憑藉少得可憐的機會,或是某種命定的安排,才能再現天日。不過命定安排的機會又是這樣微乎其微。

所以,我還是回憶到什麼就寫什麼,這樣又成了一個寫部落格的理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最近突然對留學生描寫海外生活的作品很感興趣,尤其是所謂的民初文人。以前看他們描寫海外生活,就只是看一個新奇的體驗,如今人在國外,看來另有一番滋味。譬如說,陳之藩的「失根的蘭花」,剛剛再讀,才發現那篇居然是在費城完成的。陳之藩也是賓大校友,想來是他在賓大讀碩士時的作品。

摘錄原文如下:

「顧先生一家約我去費城郊區一個小的大學裏看花。汽車走了一個鐘頭的樣子,到了校園。校園美得像首詩,也像幅畫。依山起伏,古樹成蔭,綠藤爬滿了一幢一幢的小樓,綠草爬滿了一片一片的坡地,除了鳥語,沒有聲音。像一個夢,一個安靜的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12/3
JUDGE DISMISSES LIMEWIRE ANTITRUST SUIT
http://ap.google.com/article/ALeqM5iHRhZABKm7pm5A9Nw2uQU6Af80GQD8TACIGG0

MPAA CAUGHT VIOLATING GPL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幫老師找文章的緣故,看到了一篇Law Review的論文,標題就是:FUCK28 Cardozo L. Rev. 1177)。是的,很簡潔,FUCK。我看了真是一整個大樂!卡多佐法學期刊(Cardozo Law Reivew)裡面有一篇題名FUCK的文章耶,喔喔喔喔~(卡多佐是紐約一間名聲很不錯的法學院)。怎麼能不看呢!?於是,當下,雖然老師沒指定要我幫忙看這篇文章,我還時很自動自發地利用了一個下午看了起來,且還很用功地在心有所感之處劃上記號。要是法學院老師看到我這麼努力唸著Law  Reivew的文章,一定很感動吧。

不過,這篇文章真是不賴。作者 Christopher M. Fairman是俄亥俄州一間法學院的教授,他從「禁忌」(taboo)的角度,來看法律形塑FUCK這個字的過程,最後提出「大家不要怕說FUCK,就讓FUCK自由吧!」的觀點,全篇包含了心理學、語言學,以及法學(主要是分析美國最高法院的相關判決)面向。本人讀得津津有味。真的是很寓教於樂的一篇文章啊,而且作者行文又不像一般法學期刊正經八百,所以推薦給大家。尤其是教美憲的學長,如果教到言論自由,又願意突破禁忌的話,倒是可以拿來當教材。

為什麼這位教授會寫下這篇文章?三件事觸發了他的動機。其一,在他教授的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 課上,他提到了律師與當事人發生性關係的案例(這是很重要的律師倫理,MPRE都有考)。這位教授在課堂上宣讀了一篇法院判決,判決中充滿了「Fuck」、「bitch」等字。不久之後,他翻閱學生對他的教學評鑑,發現有些學生不滿他在課堂上就這樣赤裸裸口無遮攔地就這樣說出「髒話」。他對學生的反應,感到很納悶。其二,不久之前發生一件真實案例:某甲在某地泛舟,小舟翻覆了,某甲滿心憤怒地罵了一聲「Fuck」!世間就是有那麼巧的事,剛好該地的警長就在旁邊。我們不知警長有沒有見義勇為伸出援手,但倒是很迅速地開了一張罰單給倒楣的某甲,理由是某甲在婦女小孩可以聽到的範圍之內說髒話。其三,某乙很無聊地寄了一封信給聯邦地方法院的法官,罵了一句「Fuck」,法官急急差遣法院警察逮捕某乙,理由是「藐視法庭」。本篇論文的作者納悶,所謂「藐視法庭」,應是在審判進行中,參與審判者在眾目睽睽下對法官出言不遜,才符合藐視法庭的要件,那麼這種私下往來的電子郵件,並沒有第三人可見,又如何能以「藐視法庭」論罪呢?這三個獨立的事件,讓作者想要了解「FUCK」這個字的法律定位,而且,為什麼法律又會這麼關心「Fuck」。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以前,我記得,在媒體工作的時候,每當缺稿時,編輯或當日負責版面的大人就會說:「快來幾張照片啊」!秉持我過去受過的訓練,現在把我家的狗再次端出來撐場面。

我弟跟她女朋友,把我們家的狗穿上衣服了。不過,並不是趕流行或怎樣。那是因為,據說這隻小狗睡覺時都是四腳朝天。是的,就是像人那樣攤著睡覺。有次我媽朋友來家作客,看到狗狗睡覺,不由得大驚失色:「她...她怎麼這樣睡覺!」(字面下的意思:怎麼這樣門戶洞開...)...「那...那這樣要不要幫她蓋件被子...」(意思是,這樣肚子露出來可不好啊,會感冒...)。我家人想想也是,老人們不都說,睡覺最忌肚皮外露,容易著涼感冒。於是趕緊差我弟去買衣服給阿狗穿。不過,效果很差,因為小狗會邊睡邊脫衣(相當於人類的踢被),隔天早上起來,大家發現前夜包裹得密不通風的阿狗,居然還是赤裸著身體四腳朝天睡大覺。

雖然衣服沒有發揮原本打算的效用,但意外地帶來其他娛樂,看阿狗穿衣其實也是件很好玩的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