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一陣子,台灣報紙的新聞,說是律師這一行已經沒以前那麼風光了:薪資水準每況愈下,再加上工作操勞,很多律師慨嘆胡不歸,想找機會轉行。這種情況不獨台灣如此,美國律師業似乎也不再像以往那樣風光,愈來愈多法律系畢業生為頭路煩惱。

剛剛大學同學Louisa轉來一封信,裡面有個今天華爾街日報報導的鍊結(華爾街日報目前還不像紐時一樣提供免費線上閱讀,所以以下鍊結有時效性):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19040786780835602.html?mod=hpp_us_pageone。講得是非名校畢業的法律系學生,也面臨工作機會愈來愈少、錢愈來愈薄的難題。

根據這篇報導,這幾年以來雖然大型律師事務所頻頻調升薪資,但受惠的只有名校畢業生,因為美國律師事務所是很現實的,眼睛只看到名校的好學生。對Tier2(第二級)及其以下(關於學校排名,以及哪些是Tier 2、3可參考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的法律畢業生來說,卻要面臨艱苦的頭路戰場。主要原因是,美國大學視法律系為金雞母,不斷增設法律科系,導致念法律的人迅速增加。另一方面,訴訟卻因美國訴訟制度意欲減少訟源,鼓勵集體訴訟,以致案子變少。僧多而粥少,自然搶成一團。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海總,又名張三小。

認識海總是在九年之前的九月,我們都進了背後有山,校門前僅有一條指著南邊小路(這種地形,某位老師形容,就是後有靠山,前無出路)的那個大學新聞所。初見美麗的海總,在新生座談會上,海總面無表情,也沒開口。我心裡第一個念頭是:「這個人應該是蠻高傲的」。(好吧,海總,我跟你坦白我對你的第一印象)。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我有美女都很像天山雪蓮的成見吧。豈知隨著第一、二、三...堂課過去,海總說話的頻率愈來愈多,臉上表情愈來愈豐富,海總頓時從天山雪蓮變成熱帶秋海棠。總之,海總完全無法掩藏她喜感的一面,也成為我與另一位同學阿瓜姨上課傳紙條的戰友,她隨筆一揮而就的「批判傳播之母」畫像,廣被同學們稱頌,現在還供在我帶來美國的資料夾裡。也可能是太具喜感了,我與海總雙雙被同學強迫安上「偉」開頭的稱號,但說實話,海總的表演天分,有時候真讓我望塵莫及。

不過,海總是個能幹的女子。在我們一夥人嘻嘻笑笑,散漫過著研究生日子時,海總卻以千里馬的速度在兩年半內完成論文,接著飛快出了國,當起國際學生。而我在工作與學業中浮浮沈沈之後,決定要換另一個地方浮沈,受老天爺的眷顧,來到了有海總在的費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前途茫茫,不知道何處是兒家嗎?

徬徨的國際學生,或是晃蕩中的前國際學生,來娛樂一下吧:

http://www.psytopic.com/mag/post/820.html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懷著緊張不安的心情,上星期五我終於獻出了美國第一燙:第一次在美國剪燙髮。

本來我想硬撐到回台灣「做頭髮」的,可是每天對鏡自照,日漸看到自己往瘋女十八年的髮型邁進,曾有一日看不下去,自己嘗試剪了瀏海,動了兩刀便鑄成大錯。最後一咬牙,在張三小的介紹下,與獅子頭龍小男獅子妹等三人,前進紐約打理門面。我本來只想修剪,但設計師冷笑一聲,看著我指定的髮型說:「這種髮型不剪燙,怎麼可能」!?,於是,原本意志便不甚堅定的我,很快動搖,決絕地告訴老闆:「那你還是幫我燙好了」,並且不知從何而來的信心,全然交給設計師處理。

經過洗剪之後,設計師跟小妹給我戴上了這個大頭套:很像洗腦機器。其實我在台北燙髮的時候也戴過這種機器。只不過,當時坐在店內隱蔽的角落,即便如此,身後其他客人走來走去,我還是隱隱約約聽到「嘖嘖」、「挖靠」的聲音。這一次,老闆竟把我安排在靠近門口的位置,讓來往客人盡情觀賞。不過我也不在乎了,看就看吧,甚至還大啃獅子頭伉儷帶來的補給品波羅麵包。(現在我看這照片,總覺得那燙髮機器好像外星怪獸,伸出觸鬚要來搶食我的麵包)。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我把周董新片「不能說的秘密」看完了。為了鼓勵台灣商業電影,我給三個半燈好了(最高是五個燈);製作算是用心,故事說得動人,音樂配得好聽。至於有沒有人生大道理、或邏輯是否嚴謹,那不重要,畢竟看電影,觀眾看得有哭有笑,娛樂到就好,不需要每部電影都發人深省。我想很多少年男女,應該會因為這部融合愛情/科幻/浪漫的電影,再度走進戲院吧。

不過,我不是那種會看得痛哭流涕的少年男女。鐵石心腸的我,還是忍不住要指出電影的破綻:那就是立!可!白!(以下有雷,還沒看過電影,不想被破壞雅興的同學請跳過以下文字)。

是的,立可白在劇中佔有重要地位,那是兩人的愛情穿越時空,在小木桌上對話的重要工具。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我一向不認為自己是好欺負的人。至少之前被虧待的時候,還會發出幾聲不平之鳴。朋友遇到壞人時,我也不是那種會在旁邊說「息怒」、「息怒」的和事佬,否則怎麼會我們一群人每到中華路的錢櫃KTV,都會找經裡來「溝通一下服務生的態度」呢?(不是我們故意找碴,真的是服務生態度差。你有看過客人還唱得很高興,服務生二話不說,把歌切掉,換麥克風的情況嗎?)可這次遇到這種人,我真的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太懦弱了,是否應該大聲嗆回去,是否該嚴詞指正對方?還是說,以前在台灣遇到的對手都太和善了,而且有大哥出馬、同學撐腰,所以這次跟張大爺單槍匹馬作戰,讓我不知所措?或者,這就是所謂的「欺善怕惡」?

事情是這樣的:星期五下午,我和張大爺來到充滿怨念與氣味的中國城。費城中國城,有家叫做「大家樂」,可是其實裡面店員看來都不太快樂的麵包店,要不是店內有我最愛的波羅麵包,我也不會想走進這家店。可能是星期五下午,一群十幾歲的小朋友嘰嘰喳喳選購麵包,把小店擠得水洩不通,架上的麵包夾也被拿光,我和張大爺只想快點找到麵包夾,拿了麵包,付錢走人。就在我們四處尋找麵包夾時,看起來很像老闆娘的中年婦女單手捧著一疊餐盤,像是摩西過紅海一樣,硬要從最擁擠的人潮穿越過來,可惜顧客不像紅海一樣自動讓路,反而互相推擠,恰在老闆娘通過張大爺身旁時,張大爺左邊的小朋友又扭動了一下,骨牌效應使得張大爺碰到中年婦女手中的餐盤,餐盤又擠到中年婦女臉上的顴骨。

在我看來,事情並不嚴重。餐盤仍然乖乖地依序疊在中年婦女的手上,雖然擦碰並不像春風之吻一樣輕柔,但我真不覺得一公分不到的撞擊會造成多大傷害。況且,張大爺也忙不迭地道歉了。只是我沒想到中年婦女的反應會如此激烈,白眼當然不用說,嘴裡喃喃自語,念咒般地走回櫃臺。事情到此,我還能夠忍受,畢竟我們也有錯。如果當下就放了麵包夾走人,好像氣量也有點狹小,況且...我想吃波羅麵包...。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我應該怎麼形容心中對於Office的感覺呢?這樣說好了,Office是我到目前為止看過最最最最白爛,白爛得有夠好好好好好,罵人不帶髒字的啵棒影集。如果今天我能頒發一座「金舞台」影集獎,最佳劇集第一名就是Office。

Office其實是改編自英國的同名影集,2005年在美國NBC頻道播出。原本只打算作為影集換季間墊檔之用,所以只拍了五集,豈知播出後獲得觀眾廣大迴響,第二季、第三季拍得欲罷不能,現在只等第四季開鑼了。不過,office在台灣始終默默無聞,有可能是在電腦上看美劇的台灣網友年齡層,還沒到理解辦公室笑話的年紀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原來陷入地獄的終極原因是閒閒沒事做,而且錢太多了.....請問我可以為張三小發出歇斯底里的笑聲嗎?

--------------------------------------

中國時報 2007.09.02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我還沒念博士就這樣了。看來還是跟張大爺一起裝修水電比較實在(就是常見的那種水電工程夫妻檔,一人裝修,一人拉線,老婆的身上還要斜背一個收錢的包包。以後要是生了小孩,也可以帶出來一起做事,從小就訓練生活技能)....

-----------------------------------------------------------------------------
中國時報 2007.09.02 
找不到頭路 一堆博士家裡蹲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