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開這個版到現在,也一年多了。從版友的來信,可以看到法學院學生時序作息變化:九月到一月:佔大宗的是考LSAT及申請學校的問題。二、三月主題:「請問在waiting list上怎麼辦」?。四到六月:以費城食衣住行種種日常討論居多,因為申請上學校的人要安排留洋生活了。七月:多與考BAR有關(當然也是因為我當時準備BAR,寫了與BAR有關的文章)。到了八月,LLM新生開始煩惱選課。如此,一個循環結束。大家可以看到從申請學校到進入LLM program的心情流程圖(其中還穿插老生考BAR夢魘)。對此,我的感想是:同在一條舟上的兄弟姊妹,包括念JD的苦情同胞們,還真多,大家在洋人的天空下,一起努力吧!(笑著流淚~)

如上所述,最近有些同學問到選課要不要選律考科目,我在這裡就一併回答了。不過要先說明的是,這是我個人的意見,每個人總有不同看法的,另外,也是要斟酌個人情況。

我想,每個人來念LLM,都有不同的目的。有些人抱持遊學的態度,有些人想專精特別的領域,有些人想轉JD、申請SJD,有些人則是以美國律考為目標。選課之前,先問問自己的目標是什麼。除非是以律考為目標,否則,我認為真的不需要為了考律考,放棄自己的興趣。畢竟LLM生涯才短短一年,要好好利用把握。對於想轉JD的人,更是不要拿自己的分數開玩笑,特別是那些與美國JD一起修一同計分的課,外國學生在分數上往往不好看。如果分數對你而言很重要,那麼還是請採取高分策略,修修那些會讓成績單漂亮的課程吧(至於哪些課程會讓成績單閃亮亮,請恰各校學長姐)。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Penn Law優秀的台灣學長Pasha Hsieh請我代貼國際法論文的徵稿啟示。若經採用,除了是個很好的credit外,還會被收錄在HeinOnline資料庫裡喔!以下為徵稿啟示,有意試試身手的同學,可與下文所留的電子郵件csil@seed.net.tw聯絡!

徵稿啟事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英文年報Chinese (Taiwan)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Affairs24誠徵稿件,本年報將由英國倫敦Cameron May出版社全球發行,電子版本亦將收錄於HeinOnlne法律資料庫(由美國華府Wiliam S. Hein & Co. Inc.出版社所負責)。徵稿期限至2007121日,詳細徵稿內容及投稿方式請見以下英文徵稿啟事,並歡迎作者與年報編輯聯絡(csil@seed.net.tw)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我想問問還沒踏上過美國土地的人,對美國的印象是什麼?

我第一次來美國,是在十五年前,當時我十五歲,在美國待了一個月,參加所謂的西岸遊學團。遊學,顧名思義,遊玩中學習,除了每天上的無聊英文課以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出入各大遊樂園。所以要問我對美國有什麼印象,大概就是環球影城、雲霄飛車、中國戲院前的手印,以及與同學間的打打鬧鬧,還有,我在柏克萊的餐廳砸破一整列餐盤。此事還被當時隨行的大嘴巴修女從洛杉磯廣播回台灣,還在之後各屆學妹間重複放送。

重點是,那兩個月並沒有讓我感受到美國人做事散漫粗糙,反而是來費城之後領教了不少,進而懷疑美國為什麼會是個強國。這是因為我十五歲與美國初接觸時炫迷於聲色,還是美國變了?還是因為,我處在一個特廢的城市?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XX與YY在XX父母面前都不會手牽手耶...」

「就要默默隱藏爆發的情感就是了...」

*讀者請勿就XX及YY對號入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繼撲馬及憶小嬋之後,陳也是也在今天跟費城說拜拜了。也是保重啊~ (追著飛機跑)
昨天可惜歡送會沒唱到這首歌,那麼就看看伴唱帶吧。順便送給撲馬跟憶小嬋,這是在你們走後,我新開發的歌曲,代替曾經唱過的「原鄉情濃」以及大家都很印象深刻的「曖昧」。


雖然有人說陳小雲是在模仿美空雲雀,可是個人以為,陳小雲的唱法比較接近歌仔戲,特別是「鬥陣三年不算短」那裡,演唱時請務必比出「三年」的歌仔戲手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那麼,面對中國,我們又要如何呢?在這裡,我又要分享個人慚愧的經驗了。其實,我對中國的了解,很貧乏,非常貧乏,極貧乏,甚至比不上老美的認識。

這個切身體會,又是從課堂上開始的。下學期,我選修了「中國經濟改革」。本來我以為,我在課堂上應該比老美有話講的。畢竟,我都有看報紙的「大陸新聞版」。

錯了。我錯了。以普通的「大陸新聞版」常識、以我們從小接受的反共愛國思想、聽聞台商朋友種種傳說、書店裡陳列的「台商經驗談」、我貧乏的「桂林七日遊」及「上海五日遊」、甚或我當記者時接觸外商銀行駐大陸幹部的經驗,都無法了解這個已變化許久的中國新法制皮毛。看了課堂上指定的契約、國有企業、私營企業、證券法、WTO相關法制的改革,我才明白自己對於中國大陸實在了解太少。做為一個台灣人,面對大陸,不管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對於兩岸關係有怎樣的期待,其實認識不應如此貧乏。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2007年秋季,我在Penn選修了一門傳播政策大師Price開在傳播學院的課,叫做「媒體與主權」。Price教授曾任卡多佐法學院的院長,在國際傳播政策研究上相當有名(可是不知好歹的我,是寒假後聽到我新研所的老闆說起,才知道原來這位長得很像林肯的白鬍子老先生威震八方),美國對於中東地區的傳播政策,常找Penn的傳播學院研究,而負責人就是P教授。P教授的關注領域,除了中東之外,對中國也很有興趣。這幾年來,Penn的傳播學院與中國的大學往來很密切,除有訪問學人駐院之外,也一起舉辦許多研討會。例如2007七月時,Penn傳院就與澳洲、中國的大學一起舉辦了一場以中國傳媒為主題的研討會,當然也不乏「帶團訪問」這種學術交流。

言歸正傳,在這堂「媒體與主權」的課上,有位中國訪問學人與我們一同上課。當老師提到國家的傳播政策,以及一國如何運用傳播科技影響他國的政治體制時,總會時不時向那位訪問學人拋以關愛的眼光,眼神中清楚流露想一探究竟的熱切。當然,身為唯一的台灣代表,而這堂課的話題又比其他法律課程輕鬆,也基於一種練習英文的衝動,所以當話題剛好銜接得上時,我也努力舉手說:「喔我們台灣的政策如何如何...」。然而幾次下來,同學們的回應居然讓我有一種「ㄜ...你說的是啦,可是台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的感覺。相對於對台灣的冷漠,這些老美、老歐(歐洲同學)對於中國大陸卻另有一番好奇。隨著學期進展,這種感覺愈來愈深。

終於,到了要選擇期末報告的題目了。我一直思考,什麼樣的題目才是我感興趣,又能引起老師及同學興趣的題目。一開始我選擇了台灣無線電視公共化的歷程,對於台灣的研究者來說,也許有些老掉牙了,可是我想不啻是一個對外介紹的好機會,自己也趁此徹底對此議題下功夫。不過後來,我想到這堂課討論的既然是國際傳播,不如再探前幾年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的外資投資廣電媒體比例問題。結果證明,這個選擇是對的。首先不少國家也面對此一問題,而美國做為大眾文化及商業的輸出國,自然也想知道其他國家對此的態度,甚至美國自身也有此議,老師也想知道,台灣的經驗如何,而面對中國資本爭端,台灣又是如何處理(是的,與中國有關係的,他們也很有興趣)。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七月流火學長在本部落格文章「LSAT準備經驗分享」的回應,也擊中我心裡某一糾葛的結,所以另起一篇回文。其實我沒什麼道理要說、沒什麼結論可做,大家看到的可能只是我充滿矛盾的獨白,但或許可從中看出一些國外學術圈裡的現象,以及身為一個台灣人,面對這種現象複雜的心情。也許我個人不才或顧慮太多,尚未找到方向,可經過這幾天看到學長的文章及一些些思考,我確定了我還是有一些熱情。如果大家有感,請不吝賜教。另,學長下筆千言,我先節錄幾段我特有感覺的,至於全文,請各位自行連結。而我的感想寫在(上)(下)兩篇

「對於中國的崛起只看到經濟面向,但是,中國作為一個新興的法律制度,更是不能忽視的,簡單的用關鍵字搜尋中國在WTO的法律文章跟台灣在類似領域的文章,就可以發現彼此之間的差別。以某代表性的IPR教科書中,除了提到美國,歐體,他還提到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有具有特色的行政保護?這樣的意義在於,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在中國法的研究上。有位H學校的學妹說,如果教授要收他,可能是想偷渡一些中國法的研究上。

這裡有幾個問題以及可能的解釋。其中,台灣法其實可能是跟歐美的法律體系較為相近,對於他的瞭解的迫切性,已經沒有那麼高。這可能是個解釋,但是,所佔影響比例應該不至於那個高。其次,在國外唸書?都會面臨在國外作台灣法或中國法的價值在哪裡?還有?找一個台灣人來作美國法?我幹嘛需要一個台灣人來跳入這個醬缸(這個例子可以以某前北院名法官在申請美國LLM敗北的例子上發現)?第三個,真正必須面對的是,台灣法律制度在這個法律制度的大家庭裡,到底扮演怎樣的角色?這個問題確認之後,可以繼續討論,台灣法要怎麼面對中國法律制度的崛起。」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相信這不是我個人的問題,一定有人也有此疑問。

最近常有人問我:「休息之後接下來要做什麼」?當下我很快地回信或回話,事後仔細想想卻覺得不對:我休息了嗎?我現在在休息嗎?什麼是休息?休息有操作型定義嗎?如果我在休息,為什麼我還覺得很罪惡?我到底是在休息還是無所事事?休息是無所事事的藉口嗎?如果我在看超級星光大道,那麼代表我在休息嗎?如果我成天做家事,相對於我之前上學唸書,那麼現在成天做家事,等於休息嗎?如果動腦是一種工作,那麼相對而言,不用動腦地搬家,也是休息嗎?或者又如張三小同學,寫完論文後,每天看PP stream、發呆、思考人生的意義、逛別人的部落格、帶領學弟妹搬家,把自己累到重感冒,也有休息到嗎?

如果我現在在休息,那為什麼我還是放不下來?套一句全民大悶鍋裡面施主席說的話:「悲哀,真是悲哀啊!」因為我連休息都不會。我們從小學習工作的技能與出人頭地,可卻從來不知道怎樣停一下、喘口氣。一旦人生的巴士靠邊停,自己卻不知如何下車欣賞路旁的風景。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插播 插播

享譽合唱界的「台灣原住民兒童合唱團」來費城巡迴演出了!
「台灣原住兒合唱團」1998年成立,由原住民各族的小朋友組成,多年來已受邀在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挪威、韓國、菲律賓、加拿大等地演出,今年則是第九年在北美演出。此次費城有幸成為巡演一站,該合唱團將演唱台灣民謠、福音歌曲以及經典合唱曲,歡迎大家齊來欣賞!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從考完律師後,我們還是一刻不得閒。先是忙著搬家,新家還沒整理好,又匆匆至芝加哥四天,陪著張大爺辦點事。

芝加哥果然是個大都市,我們從費城來的兩個鄉下人,看著整潔的市面,寬大的路面,一棟棟高樓大廈,一路讚嘆「這就是大都市啊」!奇怪的是,我們也到過紐約好幾次了,但紐約的吵雜髒亂卻未能讓我們打心底喜歡。就我們來說,芝加哥就像是個乾淨的紐約,空氣清靜而舒服。若在兩者之間做選擇,我是偏愛芝加哥多一點的。若與費城相比...我們廢城的特色還是在於懶散的舒服,至於積極進取的一面,那就不是我們阿廢想要爭勝之處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