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上九點,費城空氣炎熱,絲毫沒下雨跡象。氣象報告說,凌晨一點,天公才會施捨一點雨。
做完下午三小時的essay,現在邊看解答(心裡幹得要死,因為都跟解答不一樣),邊聽彭佳慧的歌。
突然很想開車上陽明山,回程再逛到士林夜市買雞排吃。車上當然要放著彭佳慧的歌。這麼台味的生活,當然要播放台味的芭樂情歌。
還有,我一年沒進錢櫃、沒喝澎大海與奶茶、沒吃錢櫃的水餃、炸花枝、沒按過服務鈴、沒看到服務生對我鞠躬說「祝您歡唱愉快」。連錢櫃裡特有的粉味加消毒味,我都快忘記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幾年以來,美國很流行同志題材的影視作品。在台灣最為人所熟悉的就是「酷男的異想世界」。來美國之後才發現還有很多以同志為主題的影集,甚至是卡通。

其實這都是因為念BAR太苦悶,趁空時看電視的新發現。某個晚上,大約十點鐘吧。我從雜亂的法條與案例法中爬出來,抓著電視遙控器如遭遇海難時的浮木,剛好轉到Showtime頻道,播著卡通。晚上十點Showtime居然播卡通?開玩笑,接下來十一點半就有成人三級片了,怎麼可能會挑這個時間播卡通。明白人此時心裡就該知道,這卡通的觀眾應該是成人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一個月以來,我完全「沈浸」在美國律師考試的補習之中。我沒經歷過國考(有啦,考過兩節課,刑法與國文,不過寫到以「律師性格」為題的作文,亂罵一通之後,就瀟灑地拍拍屁股走人了),所以沒法想像準備國內考試是什麼滋味,可經過這一個月的經驗,我想我大概已經可以稍微揣摩:也許將現在的痛苦放大十倍,就是在台灣考律師的樣子。

也許如此比喻只是用於我個人,因為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很會對自己施加壓力的人,而我還不確定自己未來的生涯是否要在美國走上執業的路(如果是的話,對我比較重要的是再念一個JD學位。不過,若有了牌,也算是解決了一樁事),所以比起那目標在前一心往上跑的人而言,我相對地散漫,但是壓力也不那麼大。對我來說,與其說準備考試,不如是趁機綜觀美國法律。

然而即便如此,我還是因此體會到法律無聊之處。以往上課時,還有許多動腦、或者針對政策、法條辯護的時間,可是在barbri的課程中,完全是考試技巧、是記憶、是囫圇吞棗。我揣想以後的律師生涯,是否就是將這些法條做為工具,然後一一應用,就像是匠人利用手邊的工具做出成品一樣。如果只是這樣,那麼律師也只是一個個記得法條,然後懂得運用的匠人。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幾個月以來,網路上「丁丁是個人才」一句話爆紅。語出「天線寶寶」。

天線寶寶是我認為最最可怕的兒童節目。雖然有好心的家長告訴我,天線寶寶是給二歲以下的孩童看的,不要跟節目計較,不過我還是想不出來其他的形容詞表達我對這個節目的觀感。尤其天線寶寶這四個人不人、猴不猴的怪偶,喃喃自語地發出「哇」!「哈」!「你好」!「嘻嘻」!等字時,更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覺。要是我小時候就看過天線寶寶,那一定會變成我成長中的惡夢。

至於「丁丁是個人才」這句話為什麼會紅,也是因為天才網友的傑作。此語由來我就不多說了,有疑問者請自行google搜尋,關鍵字「丁丁是個人才」,就可以得出一大堆答案。總而言之,被人家說「丁丁」千萬不要以為人家稱讚你是是「丁丁歷險記」理聰明的比利時小記者,被人說是「人才」,也絕對不要沾沾自喜。譬如當我說「張大爺是個人才啊」!張大爺並不會高興,而是瑟縮在牆角哭泣,因為:腦殘=丁丁=人才。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以前年輕的時候,可以振振有詞的說,「人就是要做自己喜歡的事」。不過年紀越大,越感到現實的侷促,沒什麼時間再讓你好徬徨了,所以現在就只能盡量善用已經堆疊起來的基礎,埋頭做下去。沒什麼另外一條路好選,也不能再去想如果當初,那會是怎樣。

今天上barbri的課,老師是個喜歡用流行音樂舉例的聒噪女人,雖然她唱起歌很吵,舉出蕭伯納名言倒是蠻能安慰深陷Barbri地獄學子的心:

Forget about likes and dislikes. They are of no consequence. Just do what must be done. This may not be happiness but it is greatness.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其實這一篇應是由昨天最重要的當事人寫的,不過當事人冶遊波士頓去了,所以身為好事者之一的我,還是趕快先記下來,免得時日一久,講起來有落差,到時候又七嘴八舌說不清了。

為什麼標題又是經典之夜呢,咳咳,因為昨天也算是經典啦。繼張小嬋生日之後,廢城吃飯會中年紀最小的沈撲馬同學也在昨天堂堂邁入
二十五生日。過去一年裡,撲馬常常為我們這一群老人擔任治癒系少男的角色,所以趁此機會表達感謝之意。

不過,昨天清算撲馬歲數的時候,真是有點嚇一跳。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幾天我一直反覆看著楊宗緯唱歌的片段,目前得到一個結論:動人的情歌不能由帥哥來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O_1G2_fUHE&mode=related&search=

尤其是像「背叛」這種男人捶心流淚、失戀悲苦的歌,除了歌者聲音要好之外,還是要由大眾臉來唱比較有說服力。要是今天換成劉德華的臉、楊宗緯的聲音,我大概也不會這麼動容。就是因為這麼普通而誠懇的臉扭緊地嘶吼,才會讓人覺得「好可憐」、「好可憐」...。這麼說吧:譬如,劉德華唱「冰雨」的樣子也算是可憐啦,可是你真的會覺得劉德華唱得讓你柔腸寸斷嗎?!頂多只是點MV的時候,死盯著劉德華的臉,希望自己代替楊謹華當MV女主角吧。還有,看陳曉東唱「我比誰都清楚」,雖然陳曉東在MV裡失魂落魄,可你還是止不住想到他在「心理遊戲」裡勤扭屁股而衣袖飄飄的模樣,於是你一下子早把悲苦的眼神拋到一邊,乾脆真的點起「心理遊戲」來照顧自己的眼睛...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以下內容會提到劇情,正在追趕CSI第七季進度的人請跳過此篇。

「CSI不能配飯」雖然這個道理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可還是學不乖。雖然喜歡辦案的劇情是其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還是喜歡看葛老和莎拉的曖昧啊.....(師生戀+上司跟下屬的雙重禁忌戀愛果然是吸引無聊家庭主婦的絕招)

不過,若不開棺剖屍,怎能叫CSI。以往再多剪人皮、剖腸肚、甚至取器官兼牽血絲的畫面,我都一口一口飯往嘴裡扒,唯獨這一集不知為何,雖然畫面雲淡風清,還是忍不住遲疑了往嘴裡餵食的進度。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