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網誌百年不變的音樂終於更新了!這次播放的是我好不容易入手的電影配樂 -- 永遠的一天 (Eternity and a day)的其中一段。

我選擇的是比較輕快的主題音樂 ,其他的曲子雖然雄渾壯闊,但與本網誌五四三的調性不合,所以忍痛不用。一開始,大家會先聽到幾秒鐘頗有莫札特風味的長笛與小提琴合奏,但是,不要放棄!請繼續聽下去!聽到了沒?主題音樂出來了,中段是雙簧管的主秀時間,接下來其他木管樂器一起加入,互相對話...重點就是在這一段主題音樂啊!! (光聽這段,大家可能還不能感受到其中此原聲帶精妙之處,下次我再挑其他片段請大家聽看看好了)。

很多人對「永恆的一天」這塊原聲帶,一定不陌生,尤其是常常在台大附近泡咖啡館的人,一定很耳熟。不過奇怪的是,我在出國前從未想過要買這塊CD,直到某天,不知道為什麼,腦中一直浮出這段音樂,從此就吊在心裡面,揮也揮不掉了。KKBox裡的原聲帶雖然還不少,可就是沒有Eleni Karaindrou 的作品,雖然博客來的音樂館可以試聽,但一直重複播放那幾首片段中的片段,還是很煩。寒假回台灣,我跑了好幾家唱片行,無奈「莫非定律」又開始作祟,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這塊CD,以前明明隨便抓,就是一張「永遠的一天」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最近縈繞在我心裡的一件事,,不是念也念不完的Reading,而是有沒有可能拍一個法律劇集。當然不是說我真有人脈資金,隨時可以付諸行動,這只是單純腦袋裡的一個想法,覺得法律劇集不失是台劇的新方向,雖然無論在歐美或日本,已經是老掉牙的類型。

其實這件事我已經想很久了,時間要追溯至看日劇「Hero」的時候,帥氣的木村拓哉當然是把本人吸往電腦螢幕(咳咳,我很少用電視看日劇)的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賣點,還是Hero的劇情,還有檢察官辦案的過程,雖然說可能誇張美化了些,而且談到法律的內容不多,至少可還沾得上邊。

如果要我舉出最喜歡的「法律劇場」日劇,本人心目中的第一名是「司法八人組」,台灣電視台譯為「我們都是新鮮人」,內容是八位剛通過司法考試的菜鳥,進入司法研習所受訓歷程。該劇重心以刑事案件為主,每集都有一個主題,多是主角們上課老師交代下來的課題,或是主角在生活中遇到的事件,又或實習時處理的案子。這些主人翁藉著實例演練,一方面體會法律是生活的一部份,同時也培養處理案件所需的同理心。對觀眾而言,枯燥的法律再也不難懂沈悶,死板板的法律名詞及構成要件,諸如「加工自殺」(幫助他人自殺)、「故意」、「過失」等,都在一個個感人的故事中有了生命。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就讓朝氣蓬勃、光芒萬丈的KERORO小隊代表我,祝各位新年快樂!
大家一起來共鳴吧!!KEROKEROKEROKERO.......TAMATAMATAMATAMA......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經過這次無名停機,我真的是想把網誌搬家了。

之前選擇無名,是因為許多朋友都在上面,大家串連起來相當方便,介面也很簡單好用,對我這種沒什麼時間美化版面、增添功能的人來說,的確是很適合。雖說一直以來,無名風風雨雨不斷,但我既非可以認股的會員,無名維修時也很少影響我的網誌運作,所以,沒什麼熱血,而且生性懶怠的我還是留了下來,沒想過要另覓新窩。

然而,這幾天無名無預警地停機真是讓我不高興。前天上網,想連線自己的網站,沒想到跑出來的畫面居然是「停機維修四天」。這畫面設計的真是可愛啊,而且還有徵求影片的活動「沒有無名你該怎麼辦」!?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雖然我現在正在聽Michael Buble的情歌,在這麼浪漫的音樂之下,加上剛剛看了一點國際公法,心情有點沈鬱,應該要寫些抒情感懷的東西,不過,為了我的徒弟 -- 陳大大(化名,以免小孩識字之後看到我將他真名公布於世,會懷恨在心)的成長記錄,我仍決定寫下,並且貼上與目前心情及不切題的文章。以下這一篇將是非常名副其實的「無聊筆記」,自認衛生習慣良好、經不起搞笑、崇奉國民生活須知的朋友,本人強烈建議跳過這一篇。

先要做一些背景交代:陳大大是何許人也,以及我與他的關係。

 陳大大的媽媽,黃大MO,在本網誌的文章中已經出現過好幾次了。她是本人從初中到大學一路同班的好朋友,換句話說,咳咳,我們認識的時間,再過兩三年,就要進入第二十年了。尤其在初高中那段時間,我們一群人座位極近,成天過著「群聚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惠」的日子。大學時還一起到德國奧地利遊玩,交情不言可喻,我做過的壞事她瞭若指掌,她小時候有什麼糗事,我也很明白。陳大大則是黃大MO的大兒子。不知道為什麼,我與陳大大很投緣,尤其是在另一位好友亞婷的婚禮上,陳大大誠摯地邀請我參加他五歲生日派對,以及許下要帶我去日本玩的諾言,讓我很感動。另一方面,我也覺得陳大大應該是那種會重蹈我做過的壞事的孩子,所以我自願擔任起「師父」這個重大的責任,譬如有事沒事,就教大大一些瑜珈動作,讓他可以到學校現給老師看。

話扯遠了,回歸正題。某天,在另一位高中好友Maggie的網上,出現了一篇文章,大意是說Maggie的大女兒有點小怪癖,會把鼻孔裡面的東西掏出來,嚐嚐味道。當下一群人討論起來,除了回憶兒時之外,順便也猜測一下哪些小孩會這麼有實驗精神。身為師父的我,當然對陳大大的一舉一動相當關心,因此慫恿大大媽問問自己的兒子,是否曾經有過這樣的衝動,大大媽欣然同意,於是有了以下讓她相當懊悔的對話,大大媽並發下毒誓,此後休再提起此一話題: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昨天,二月九日星期五,在賓大法學院唸書的台灣阿宅們終於出外郊遊了!真是令人感動的一刻,大家總算可以對外驕傲地說:「我們有開車出去玩過了」!

不過,這一切還是要拜獅子頭的男朋友龍小男之賜(在此大力感謝龍小男!),一群阿宅才有可能沐浴在戶外陽光下。話說龍小男千里迢迢從德州飛來費城探望獅子頭,順便與我們開車出外遊覽賓州風光 -- 不過,當然還是得請龍小男開車。一來獅子頭懶得開,二來我和提娜拿了駕照之後就不曾上路過,另一位撲馬專長則是認路,在一群費人環繞之下,德州牛仔果然還是比較有行動能力。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看這篇標題,就知道相當敷衍,與上學期相較,當時真是小宇宙燃燒到最高點,對於修習的課程充滿了激動與新鮮感,恨不得一吐為快。這學期則是進入禪定的狀態,一切不動於心,問我上課的感想,我的態度會是抽一口煙,緩緩吐出(註),然後擺擺手說,「啊~就是這樣啦~」。

事實上這跟我有興趣的課程,早在上學期就已全部上完有關。來賓大之前,我的目標就是對準言論自由、媒體法、電信法等相關科目,妙的是賓大把這些課程都開在上學期,所以去年選課時也不用太傷腦筋,反正都是喜歡的課,選了就對了。但是,上半年好課出盡,下學期就幾乎沒有我感興趣的課可以挑了。本來想說台灣加入WTO了,那就來上課WTO法吧,誰知第一堂課就無聊到不知如何是好。(事實上,這位老師也沒有教得特別差,只是上課不會點人起來回答,講課語調又緩又平,討論主題比較沈悶,經歷過上學期挑戰的我,反而覺得不習慣)最後折騰一番,終於確定修國際公法、公司法、會計,以及中國經濟改革。

先說國際公法。其實,我在台灣時已經修過國際公法了,不過,嗯,到現在我只記得經濟海域以及飛機飛來飛去,好像有七種航程協定(說到這個,還要感謝我們的空服員同學阿琴小姐,在考試前為我們上課),以及老師上課必講的一句話:「各位同學,我們要走在十三億中國人的前面」!除此之外,其他都已放在記憶資料庫裡塵封資料的最底層,或是已經佚失了。趁此機會,剛好可以好好從頭學習。事實上,我根本是覺得一切如新。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Feb 07 Wed 2007 08:56
  • 冷...



這是賓大的雪景,拍攝當時溫度還不算太低。這幾天陽光普照,卻比下雪時更寒冷。

按照往例,這不是我拍的,而是同學「也是」拍的。一來我出門總是忘了帶相機,二來我是宅女中的宅女,極少有興致專程出門照相。到目前為止,僅有的一次,更是在路上遇到怪伯伯(請見「路人真實版」),加上現在外面這麼冷,青年男女可以踏雪尋景,我老人家還是在家裡吹暖氣看書好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蘇大便:

再過十天,你就要步入禮堂了。想當初我結婚時,你特地為我做了一張我在班上的交友體系表,還建議我在婚禮上播出,這樣的深情厚意真教我感動,不過體系表一曝光,我戰戰兢兢在長輩們前面建立起的「溫良恭儉讓」形象也要粉碎。為了繼續遮掩我低級的本性,不讓公婆後悔(張大爺則是早就了然於心,搞不好這是他娶我的原因之一),原諒我還是把那張體系表留著,自己看得爽就好了。我是常常把它拿出來複習的。現在輪到你踏上紅毯,原諒損友我遠在千里之外,無法騙你喝下摻了威爾剛的柳橙汁,只能在費城這間小小房間用我最擅長的方式 -- 寫些五四三的東西,為你祝福,並且把我惡作劇的功力遠遠加持到賤嘴堅身上,希望他能想出比當時你們對待我跟張大爺更凶猛的方式,迴向在你身上。

我真的是要感謝老天讓我認識你(還有賤嘴堅)。四年前,我剛踏入班上,看到同學時,第一個念頭是:「完了!大家怎麼都這麼正經,果然是念法律的...」。還記得上完我的第一堂課(那已經是開學一個禮拜以後了),我們一群人聚餐,你還懇切正經的詢問我要如何兼顧工作與學業。我也很正經地回答你,編出很符合社會規範的理由。豈知這應該是我們手指頭數得出來,唯一一次或兩次正經的談話吧。當然,真相是無法掩蓋的,幾個星期之後,你先跟賤嘴間在假嚴肅的幻象之下找到了彼此,先撕開了面具,然後誘發出大家真誠的本性,我們才猛然發現:「別裝了,大家其實都是在假的」!於是,快樂的三年正式拉開序幕,法碩乙十三屆堂堂變成蠟筆小新裡的「動感幼稚園」。我到現在深深記得,當大家忙著交換論文集時,你由衷說出的那句話:「長大以後再來上學真好」!是啊,我也是這麼覺得!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