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Legal Writing最後一堂課,全班至法學院對面的「白狗」餐廳聚餐。
我點了「北京烤鴨」,結果廚房端出來的是一盤生菜,裡面埋著鴨肉。北京同學吃了幾口就吃不下了。我本來覺得賣相不佳,後來吃吃生菜,覺得還不錯,倒是鴨肉就遜色點。總的來說,白狗還是沒隔壁那家愛爾蘭小酒館的三明治好吃。(突然...覺得...肚子好餓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可能是我年紀大了,肚量愈來愈小(真是悲哀)。看到別人寫錯字,我竟會受不了。

先是在學長的BLOG裡,看到某位小朋友留言,除了喜歡用「ㄚ」替代「啊」,「ㄉ」替代「的」以外,還通篇錯字,比如說「不好意似」之類的。學長大人大量,除了心平氣和地請這位天真爛漫的同學不要寫火星文外,還很熱心地解答。我看到一整大篇錯別字,卻有種衝動也想留言請他不要再寫錯別字。

可能是我有怪癖,我覺得寫對字是一種禮貌,除了對於讀者,或是所訴說的對象,表達「我是很誠意地在寫這篇文章」之外,也是讓讀者閱讀順暢,算是貼心的表現。當然,另一點很重要的是,這也與個人的國學涵養有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今天,已經是四天連假的感恩節假期最後一天了。套一句金舞台主持人在節目尾聲時最愛說的話:「四天咻一下就過去了,又要跟假期說再見囉~」。當同學們的MSN上紛紛出現:「假期結束?你騙我」或者blog裡出現「告別假期,考試將臨」的怨嘆時;當沈寂已久的email信箱裡開始出現同學來信,討論即將要交的報告時,我也開始必須面對現實:假。期。真。的。結。束。了。

基本上,這可以算是個平淡得再不過的假期。本來張小元找我去紐約看梅西百貨大遊行,可天氣預報說會下雨,再加上還要早上三點多起來趕火車,全身充滿懶人基因,從小以懶惰出名的我,只有羞愧地與張小元說「請繼續讓我在費城當廢人吧」,揮揮手祝張小元與NITA兩人紐約行愉快。剛好感恩節的費城,天空陰霾飄著小雨,溫度降到四五度左右,這樣的天氣,連出門購物都不適合,當然是適合在家中看電視睡覺聽音樂與坐在書桌前發呆。於是,我們就這樣度過了感恩節。

美國的習俗,感恩節隔天俗稱「黑色星期五」,事實上是瘋狂購物節,百貨業者都會降價求售,有些店家的打折時點甚至是從凌晨開始。勤奮且有計畫的人,當然是早早就準備好大幹一場,甚至枕戈待旦在店外排隊,只等開門時捷足先登,美國俗話叫做「早起的鳥兒」(early bird)。當然,我怎麼可能是這種人呢?星期五當天照樣在家當懶人,好整以暇的開電腦、看新聞,很用功的上網找報告資料,甚至還賢慧地烤了肉桂捲。(我已經聽到很多眼鏡碎掉的聲音了:「什麼?李小平居然知道如何使用烤箱?」。是的,來美國後,不賢慧都難,而所謂肉桂捲就是把人家已經條理好麵糰放到烤箱裡面去,等個十幾分鐘即可食用,動作跟微波食品差不多)。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這篇文章引自此:http://blog.chinatimes.com/turtle/archive/2006/11/18/128895.html

何榮幸寫的「給櫻同學的漫畫書單」,書單如下。

◎成長漫畫:我小時候很喜歡看「娃娃看天下」,瑪法達總是讓我覺得又好笑又感動。此外,「惡女」是一定要看的啦,鸚同學如果像田中麻里鈴一樣愈來愈堅強,想必鸚媽媽會放心不少。接著可以再看「夏子的酒」、「奈津之藏」、「實之華」等看似平淡卻很深刻動人的作品,我都非常喜歡。

◎教育漫畫:前幾年曾經形成一股熱潮的「家栽之人」,真是老少咸宜、隨時都能發人深省的佳作,我舉雙手雙腳鄭重推薦;還有一套「光之島」,講的是離島小學生的教育故事,尾瀨朗(「夏子的酒」、「奈津之藏」、「實之華」及具有環保意識的「家」都是他的作品)的名字真是品質保証。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台灣這幾年來很喜歡用「表態」這個詞,而且多與政治牽上關係。上至選舉的時候黨內大老要表態對於參選後輩支持與否,下至親戚朋友間出櫃承認自己是藍是綠,或是「藍皮綠骨」、「綠皮藍骨」,喔,最近還多了一種顏色,紅色。這篇小文不是我要出櫃表態,而是寫寫我對美國人的觀察,最近有點讓我很疑惑的是:為什麼美國人這麼喜歡舉手表態?

話說,上言論自由課的時候(對不起,又是言論自由課...這堂課怎麼給我這麼多的感想啊...),幾堂課後,我發現老師很喜歡問我們對於判決的贊成與否。通常是在討論完一個主題後,老師會問說:「贊成這個判決的舉手?」、「那不贊成的舉手?」。或者是,老師隨機想到一個例子,然後針對例子作調查,詢問大家的意見。這堂課的美國學生,對於每一個問題,都能很迅速地選邊站,舉起手來。只有我,得對問題想半天,等我稍稍有感覺的時候,大家都舉過手了。

其實對於判決的意見,老師當場調查,我是心中已有定見的。因為在閱讀的過程中,也在思考,可是對於臨場丟出的問題,我卻很難這麼快的給答案,因為這些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啊,而且每個例子還是會有不同。即使我今天舉起手來,也只是直覺上的反應。可有些時候,我寧願多想一想。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經由Chiao的推薦,昨天晚上也到網路上找了「施主席的轟趴」影片來看。
是的,就是現在全民大悶鍋很紅的那個單元,在台灣應是人人盡知了吧,恕我在海外訊息落後,直到前幾天才聽到有這麼一回事。

施主席是由邰智源模仿的,阿KEN模仿的對象應該是胡德夫吧!?雖然就我的模仿評分標準來說,邰模仿的施的程度沒有郭子乾模仿「錢來也」(以前「說文解字 台語傳真」那個單元)讓我來得驚豔,不過也算是不錯了。真正讓我笑到不支的是節目尾聲所唱的歌曲,例如將「細妹按靚」轉化為「誰沒喊嗆」,太天才了啦!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剛剛又想了一下,其實我對於髒話的想法太過簡單而廣泛。事實上,我在行文的時候,心裡想的其實只有一個「幹」字,或是英文的「Fuck」、「Bull shit」。這些字,原來可能有指涉的對象,但是被用得太頻繁了,最後有部分的意義蛻變為「發語詞」。

不過,髒話(我一直在想有沒有其他的分類詞彙,可是暫時想不出來)當然不只這些,如果再粗粗分類,可以分為「無指涉對象」(如FUCK)或是「有指涉對象」(如son of bitch,或是「賤」字)。無指涉對象的那一類,如同我上一段所說,因為語言使用之故,已經部分失去原意,但後者卻可能傷害到被指涉對象的心靈。我上一篇所說的情況,可能便無法用在此處。譬如說,當我們說「賤」字的時候(我個人是把「賤」字當作「低下到不能再低」的意思解釋,當我罵某人賤時,我的的確確是這麼想的),被我們罵的人,會很傷心。而說「幹」的時候,有時候只是說給自己聽,發怒的對象可能是某件事,也可能是天上飛過,甩下排泄物的那隻麻雀,而麻雀即使聽得懂人話,也因為他早已飛過,聽不到你的咒罵,更不會因為被人類罵「幹」而痛苦。而我們不應該說「賤」的原因,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不應該如此輕易傷害別人(我這裡居然也有點把「賤」字「省起來用」的意味了..),而這個原因是我所認同的。

髒話是很有學問的,這是一門很深刻的社會語言學,特別是我花了這麼久時間思考,連明天就要交的Legal Writing都還沒開始寫,卻只得到這麼粗淺卻又混亂的結果。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剛剛念到「媒體與主權」課的指定閱讀資料,內容是最近美國通訊委員會(FCC)針對電視影集違規內容做出的懲處,被處罰的影集是NYPD blue,劇裡的警員脫口一句「Bullshit」,所以被FCC處以行政處分。另一個被處罰的節目則是2002與2003年的Billboard音樂獎頒獎典禮,身為特別來賓的雪兒一句「Fuch them」以及Nicole Richie「it's not so fucking simple」,也使原本老少咸宜的音樂獎頒獎典禮上了黑名單。

FCC處罰的理由是indecency(台灣通常翻為「粗俗」、「不雅」)。這種節目不該在八、九點,兒童守在電視前面的時段播出。為了防止小孩學到這種髒字,因此美國對於電視節目多有規範,不是分級,就是規定某些節目不能在闔家歡的八、九點播出。NYPD blue是影集,犯了大忌,是自己不小心。而像頒獎典禮這種直播的節目,來賓一時興起,口無遮攔,電視公司也只能苦水往肚裡吞。不然還有什麼辦法呢?臨時用「嗶」聲蓋過都來不及了。

剛看到這段命令時,我心想,連「Bullshit」都是被禁止的髒話啊!?可仔細回想我在台灣看到的電視節目或連續劇,好像真的很少聽到髒字。即使是每幾分鐘就會有黑道闖入、亮槍的台灣霹靂火,大壞人劉文聰也會以很多修飾的語言,譬如說「番仔火+雞蛋糕」來表達心中的憤怒,而不是沒有創意的連連說幹以壯大自己的聲勢。從這個角度想,我們連續劇的語彙還蠻有創意的碼~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終究是長大了,也在考慮生小孩的事了。這應該是十年前還在念大學的我無法想像的吧...(我大學時候認為二十五歲就算是老人了)。

不知道為什麼,剛結婚時我鮮少想到要生小孩的事,即使一些不熟的長輩會以「何時生小孩」?作為問候語,我們也是以很制式的「再看看」答回去,我們的共識也是現階段不可能。雙邊的父母看來不急,我們也沒壓力。

不過,可能是常常看到我的好朋友黃大MO的網誌,記錄兩個小朋友的點點滴滴,而我又與他的大兒子相處頗為愉快(我們可是師徒啊~),開始覺得有小孩也不是壞事。這幾個月來偶爾與賓大的狀師學長全家吃飯,兩個小寶貝當然也一同與會。上次看到寶寶跟貝貝頻頻回首說再見的樣子,覺得好可愛啊~狀師學長每天回家看到小朋友衝出來迎接爸爸,應該很快樂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現在是十一月,窗外的楓葉都變紅了,費城的氣溫變化不定,冷的時候可以到五、六度,但熱的時候還是有十五、六度。我們室內則維持在恆溫 -- 根據溫度計顯示,現在是攝氏三十度!!!!!

若是在台灣,現在應該是涼爽的秋天吧,在室內穿著一件帽T也就足夠,冷了的話泡杯熱咖啡會更舒服。可現在身在美國公寓的我,沒辦法享受涼爽的感覺,還冷熱失衡。本來電風扇已經收起來,今早因為受不了,又從架上搬下來吹。

我是神經病嗎?不,這一切都是可怕的美國暖氣。有人會說,「耍白癡啊,熱就不要開暖氣啊!」。君有所不知,我們的暖氣開關可是關得緊緊的,但室內有暖氣管通過,整棟大樓要是開了暖氣,那是全部均暖,開關在此起不了作用。昨晚我甚至很想開冷氣。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這部電影,其實人在台灣之時我已聽聞不錯看。今天在電影台上看到,欲罷不能,顧不得reading讀不完,堅持從頭看到尾。

電影的舞台是 1994年的盧安達屠殺,盧安達境內兩大族群,胡圖族與圖西族人的仇恨。胡圖族認為總統(胡圖族人)之死是因為圖西族暗殺所致,因此停下原本快要達成的和平協議,對圖西族人展開大屠殺。盧安達境內四星級旅館的經理保羅是胡圖族人,妻子則是圖西族。原本保羅對於種族衝突之事採取自清態度。在屠殺之前,當他看到鄰居被軍方帶走時,他只能跟妻子說:「對於這種事我們也沒辦法..」,然而屠殺開始,他眼見胡圖族對於圖西族的朋友、鄰居一步步逼近,於是他逐漸改變態度,最後他所服務的飯店(幕後老闆是比利時人)變成了圖西族人的庇護所,他個人則運用過去打下的軍政關係與資金,與軍方折衝。

這是真人真事改編,保羅一家人現在居於比利時,他以開計程車為業。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記得我在前一篇「路人」裡面講到,有人常常走在路上會被人借錢,或者被怪叔叔追著跑嗎?那是我的親身經歷。這種情況到美國來以後並沒有改善,反而有點變本加厲。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費城如此,走在路上,常會有人跟你討錢,而且不論男女或黑白。(不過通常來說,多以黑男人為主),而且技巧不一。第一次遇到被討錢,是個衣著不是很整潔的白人中年女性,當天下著雨,這女人臉色很不好地靠近我:「請問你有沒有五塊錢」?我在台灣有收入時,都不會給路人錢了,何況現在是窮學生一個?當下我便回說沒有,建議他跟別人借(最後我講這一句話其實是要練習英文)。結果女人大怒:「別人!?別人都壞透了!希望你也別跟這些別人一樣」!這種沒格調的人其實算是少數,多數人是在路邊喃喃自語,或是趁你經過的時候說:「好心賞點錢吧」。或者有人會裝出很無辜的表情跟你說他最近遭逢厄運,請你可憐可憐他。當然,我的標準答案都是「對不起,我沒錢」。

昨天則是讓我見識到另外一個討錢招數。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前幾天報上說,台灣從民國一百年開始,律師考試要加考專業倫理。這項政策在美國其實已行之有年。本人這一個禮拜以來疏於寫網誌,除了課業繁忙之外,另一原因就是在準備專業倫理考試。

美國專業倫理考試(其實應該是專業責任考試 Multistate 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 Examination),一年不止一次機會,今年十一月一次,明年三月、八月,還各有一次。考的範圍包括美國律師協會專業倫理規範(主要針對律師),以及司法行為規範(主要針對法官),題型是六十題單選題,以情境題為主,考試時間兩小時又五分鐘。最典型的例子是,考題設想一個情況,請考生回答該行為正確與否。

講到倫理規範,從小學時考「生活與倫理」長大的台灣學生,應該會噗呲一笑,四維八德禮義廉恥,豈會難得倒我等?!錯了。要這樣想,就錯了。美國的專業倫理規範可不是以前四維八德黑白分明的題目(譬如對於父母應該稟持何種態度:甲、孝順;乙、忤逆;丙、諂媚)可以涵蓋的。以前那種大是大非型的考題會問你在什麼情況下,可以,或不可以,與你的客戶發生性關係嗎?如果你不能與現在的客戶發生性關係,那你的合夥人可以跟客戶發生性關係嗎?(前者不可以,但是後者可以)如果你之前就跟你的客戶甲有了性關係,那麼等甲正式變成你的客戶之後,你是否還能跟甲保持性關係呢?(答案是可以,不過美國律師協會建議你還是要考慮一下,以防破壞律師以及客戶的關係)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