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統一布丁~~綠豆椪~~~豐原寶泉小月餅~~~壹週刊啊~~~~~

(剛剛上聯合新聞網,不小心按到購物頻道,想是中秋節要到了,網站大打月餅廣告。原本我只想吃統一布丁,這一下見到月餅,一發不可收拾。其實我在台灣是不會主動吃這些零嘴的,可人總是想要那得不到的。這下隔海觀圖,口水都快收不回來了,,,,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又想到了壹週刊。雖然說可以在網路上訂閱,但是,但是我要摸到壹週刊那種紙啊...尤其是碰了水之後(通常是因為邊吃飯邊看,或是帶著上廁所而弄濕,紙會皺皺的..),那種皺皺的感覺啊....)

         ~以上是一個正在準備Foundation考試的人的哭夭~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今天上了來美國後的第一堂瑜珈課。

我做瑜珈其實已經有多年歷史。打從高三考完聯考,就被媽媽拎去瑜珈課,上了約有一、兩個月。當時每天上,再加上年紀小、憨人憨膽、不怕受傷,覺得身體折來折去很好玩,所以做得有一點樣子。只不過上了大學之後,進入了俗稱古蹟的台大女五宿舍,六個人住一間,根本沒地方讓我伸展,瑜珈便成偶而興起,娛樂室友的表演節目(我最喜歡室友看到我身體折兩半時,發出的驚嘆聲了)!

上了新研所,搬到兩人一間的宿舍,開始有一些空間可以做瑜珈了。於是我慢慢養成每天早起的時候做十五分鐘瑜珈的習慣。通常我的動作包括:彎腰、後仰、兩手背後相扣、側彎、英雄式(兩腿拉開成弓型,前腳彎、後腳直,兩手合掌、後仰)。有時候做一些墊上動作:扭轉、鴿式(以上動作太複雜了,很難講),睡前再做肩立(兩手撐住腰,將腳伸直舉起)、犁鋤(以前述動作為基礎,將腳慢慢伸直放置頭前)、蜘蛛式(兩腿盤住,往前趴)、魚式(躺著,兩腿伸直,頭後仰,以頭頂頂地,兩手伸直,往頭頂方向放)。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敬告諸親友,是的,張大爺從芝加哥轉學到費城來了。事實上,張大爺八月初就差不多確定可以轉到費城的Temple University(以下簡稱廟大)。不過我一直忙於課業(?),所以還沒時間公告,僅有家人及少部分朋友知道而已。跟大家分享一下轉學的過程,以後若有朋友碰到類似情況,也許可以參考一下。

事實上,夫妻兩人(或是男女朋友)一起申請學校,變數真的很大。有人說,那麼就盡量丟application,丟個二十幾家,不就解決了嗎?壞就壞在,要是老天不幫忙,就是會有可能申請不到同在一處。就像我跟張大爺,偏偏他申請到的就是A、B、C校,而我就是申請到D、E、F,而且更巧的是,ABC與DEF都還跨越一個時區呢。當然,還有一種模糊地帶叫做「候補」。張大爺在一些學校申請中,名列候補名單,位置剛好與賓大相近,廟大就是其中一家。所以我們還有極為極為微弱的希望,可以在一起。不過,候補就全是憑運氣了,一個蘿蔔一個坑,總要有位置空出來,你才能擠進去。

話說五、六月結果出來後,我們兩人都很沮喪,尤其剛結婚,想到七月後馬上要分隔兩地,更是難過。我們想盡辦法問人,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增加候補的機會,得到的答案都是「很難說」,而根據我上一段的分析,的確是很沒個準,全憑運氣大作戰。但是我們還是得要做些事,總不能手一甩,就說「老天你看著辦」。俗語說天助自助者,我們還是盡全力,之後才能看天命。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昨天晚上,終於第一次參加歐洲人辦的派對了。感想還是跟之前寫過的那一篇一樣:我不是派對動物啊。。。。。尤其經過一早宿醉之後,這種感覺更深了(什麼?宿醉?李小平的字典裡,居然出現了「宿醉」二字!?)。。

故事是這樣的。前幾天,法國正妹佛羅倫斯發信給全體LLM的學生,說要在她家辦一個LLM Welcome Party,歡迎大家來參加。念在過去我們已經有多次「離群」的經驗,譬如說人家邀看電影,我們回簡訊說天氣太熱了,很累;參觀費城市區後到保齡球館聚餐,寒暄一下後覺得很無聊而走人...等,再拒絕下去,可能真的就會被冠上「孤僻的台灣學生」之類的稱號,再說還沒參加過歐洲人的派對,還是決定去看看。

雖然說佛羅倫斯的邀請函上面寫著「八點半開始」,不過根據Chiao指出,大概要等到十點,派對才會開始,而且正巧住宿舍的同學正在大搬家,於是我們等到近十一點(晚上十一點喔~)才出發。事實上,在晚上八點半到十一點之間,我還不斷地掙扎是否要去參加派對。原因一,我老了,經不起熬夜折磨,總在十二點自然而然地進入休眠狀態,十一點才整裝去參加派對!?那好像是我在大學一、二年級才會做的事(遙想當年,我也曾有過十一、二點的時候跟室友一起去Hard Rock跳舞的青春啊~誰知大三之後體力迅速衰退,經不起熬夜..);原因二,佛羅倫斯家爆遠的!原本我一直以為佛妹住在學校附近,步行即可到達,誰知仔細一看地圖,居然在費城的另一邊,俗稱Old City的地方;原因三,張大爺也是個早睡的人,拖著他一起晚,我總覺得過意不去...。於是,我不斷地在去與不去之間掙扎,最後,想到已經拖磨這大半天,人也出來了,那...還是去吧!於是我與張大爺、Chiao、PUMA、也是,總共五人,跳上計程車,奔往老城區,感覺這路程真是有夠遠的。我們在路上商議著,到了後,跟主人寒暄,與同學聊聊,讓同學們見證到我們的參與後,就可以慢慢地往門邊移動、扭開門把、消失...然後回家睡覺!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這是我在台灣很少有過的經驗。

我在台灣極不喜歡睡午覺,甚至過去還很自豪,需要的睡眠時間極少,到了中午,仍是活龍一條。

不過,到美國以後,一切變了。且我睡的不是午覺,而是「黃昏覺」。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這一篇純是灌水文章,無聊得很。
回應費城路人甲的建議,讓大家看看我們多無聊。
以下這個霹靂火劇本,是我在今年三月,痛苦地與著作權論文掙扎時,寫出來的東西。
劇中角色是為新研所的眾同學們量身打造。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眼尖的人可能發現了,上一篇卡拉OK的文章,已經有了一個新的title:「感動系列」。是的,本人今天早上,吃到了一個波羅麵包,覺得思鄉之情得到慰藉,感動之餘,決定將此後相關的文章歸為「感動系列」。今天要寫的,就是關於這個波羅麵包的事。

還沒來美國之前,每每與人討論到國外的食物,總會很自豪地說,「安啦,我最喜歡吃麵包了,絕對沒有任何適應不良的問題」!當時腦袋的想像是:寧靜的街道旁,佇立一間可愛的小麵包店,店內不時飄出迷人的麵包香氣,當我踏進店裡,戴著白帽子的胖胖主廚笑嘻嘻的端著一大盤子的法國麵包出來,櫥窗內還擺著各式各樣的好吃麵包。我帶著微笑挑起了那剛出爐的麵包,由可愛的、穿著粉紅色圍裙的店員幫我結帳,說「謝謝光臨」!然後,我心滿意足地踏出,捧著用牛皮紙袋裝的熱騰騰麵包(其中必須有法國麵包,法國麵包的另一頭還要高出袋子的高度少許)走出麵包店.......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來美國也半個月了。感受最深的事物之一,就是美國的物價。從我這個「儉樸」的台灣人來看,美國東西貴:就拿中餐來講好了,以前在東吳的餐廳,四十元的自助餐就能吃得很飽。有時候餐廳老闆娘還要故意跟你裝熟裝大方,少算一塊錢或兩塊錢。在這裡,就沒這麼好的事了,餐廳一律不二價,一份壽司或是照燒雞肉飯都要四、五塊美金,(就像今天中午,我跟PUMA同學點了照燒雞肉,想說一份四塊多,結帳後PUMA哀怨地說加稅後五塊多,這種7-11國民便當的菜色居然要台幣一百八十塊)。不過話說回來,食材就很便宜,水果也很划算,四顆桃子才四十多元,讓人吃到眉開眼笑。這也是為什麼留學生都要自己煮菜的原因之一(其他原因是:美國人煮的東西其實很難吃、怕胖...)。

不過,上星期六與張小元、龍爺等至中國城的「陽光卡拉OK」唱歌之後,我們看到價目表,幾乎要感動得流淚:星期六下午,一個小時包廂費,居然只要15元美金!!!!!我們大概六個人攤,等於一個人一小時八十元,歡唱三、四個小時,也只要台幣三百多元,而且參加的人愈多愈划算。對於離家多時,想念台灣錢櫃KTV的人來講,真是天大的福音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上個週末,張小貓因為要辦一些事,所以從芝加哥直奔費城。趁著風和日麗,我們到賓大校園走了一圈。放上照片,讓大家看看。個人覺得,賓大的校園蠻有味道的。尤其是「蝗蟲步道」(Locust Walk)兩側,建築物古色古香。


(這是其中一棟,但我不知道這個建築物是做什麼用的)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感謝龍男及巧慧提供照片)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雖然這幅畫是法國畫家秀拉畫的,背景也是法國。可是,可是人家洋人也是有撐傘啊...
為什麼沒人提倡撐傘文化復興運動?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收到讀者來電,詢問這一兩天上課的感想。當我說我要好好用功,因為老師說他要展現「蘇格拉底式教學法」的時候,讀者在電話那頭訕笑:「不是沒有文化衝擊嗎?不是過得很爽嗎?聽說你現在還是在summer school,不是嗎?」是的,老祖宗說,話不能說得太早,真的是有道理的,尤其是「過得很爽」四個字不能常常說。

其實也不是什麼文化衝擊啦,只是好像我要從夢幻中醒過來,面對現實:真的開學了。

昨天是第一堂課:Legal research,顧名思義,就是教你如何利用資料庫找資料。昨天老師瞎掰了一堂後,今天的重頭戲是用Westlaw與Lexis 系統。上完這堂課之後,我的感想與以前上完英美侵權法,老師教我們用westlaw系統的感想一樣:還是一片霧煞煞。原來台灣的老師真的沒有教得比較模糊。 我們這堂課的老師,以其飛快的速度,教我們電腦操作。我們還來不及反應,他已經跳到下一個畫面。於是,就會看到這樣的畫面:台灣及大陸同學勤奮地自己尋找解決之道,義大利同學同學則搞不清楚狀況,左看右看,大家投以無奈的笑容,最後義大利同學堅毅地舉手請老師重講一遍。 結論:我想我還是回家後,看著操作手冊自己走一遍好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