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從我的住處,望出去的景色。雖然窗外並非森林草地,但能看到遙遠的天際線已經讓我心滿意足。我把書桌佈置在窗戶旁邊。現在我只要一轉頭,近景是窗台上的黃金葛小盆栽,遠方則是森林綠海以及天際線。窗外大太陽,但仍有涼風吹來。現在就欠一個音響,讓我把音樂放出來。如果加上一台好音響,那麼就事事俱足了。

剛剛看中時人間的文章,張鐵志提到他初到紐約,感覺像是一個全新的人,到了完全陌生的環境:拋開台灣的身份證、電話號碼、親戚朋友關係、各種身份認同,來到異鄉,換上另一副心情、另一種身份。在街上看到同樣來自台灣的朋友,不由自主地想要擁抱。或許這是在兩種文化轉換中會有的情緒。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