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從我的住處,望出去的景色。雖然窗外並非森林草地,但能看到遙遠的天際線已經讓我心滿意足。我把書桌佈置在窗戶旁邊。現在我只要一轉頭,近景是窗台上的黃金葛小盆栽,遠方則是森林綠海以及天際線。窗外大太陽,但仍有涼風吹來。現在就欠一個音響,讓我把音樂放出來。如果加上一台好音響,那麼就事事俱足了。

剛剛看中時人間的文章,張鐵志提到他初到紐約,感覺像是一個全新的人,到了完全陌生的環境:拋開台灣的身份證、電話號碼、親戚朋友關係、各種身份認同,來到異鄉,換上另一副心情、另一種身份。在街上看到同樣來自台灣的朋友,不由自主地想要擁抱。或許這是在兩種文化轉換中會有的情緒。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美國東岸與台灣有十二個小時的時差。

每天中午,我目送家人朋友睡去,MSN名單上的綠色小人頭一個個轉成灰色,原本熱鬧的場子漸漸寂靜。跟張小貓說了晚安,我看著他下線,然後繼續我這邊的生活:煮飯(I CAN'T BELIEVE IT!! 煮飯居然是我生活的一部份!!!!)、出外亂逛、看書、看窗外的風景、寫信...。

傍晚六點,我迫不及待又打開電腦,等著彼岸的家人朋友醒來,看著MSN灰色人頭又一個個轉成綠色,開始熱鬧。然後,等著張小貓醒來、上線、聊天。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哈伯瑪斯是何許人也?

他是著名的德國社會學家、哲學家。念政治學、傳播或是社會學的人,或多或少聽過他提出的「公共領域」或是「溝通行動論」。我在法研所的論文主題,就是從公共領域以及言論自由的角度看目前的新聞著作權問題。

我與哈伯瑪斯的接觸,應該是從準備新研所的考試開始,台大新研所的張錦華老師,著有「批判傳播理論」一書,其中有對哈伯瑪斯的介紹,相當易讀。到了新研所,哈伯瑪斯當然是批判傳播理論課不可或缺的主菜。敝人在下的指導教授,也正正是以公共領域做為博士論文主題的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來美國前的一個月,事情太多,人太累。坐長途飛機又沒有好好休息,所以初來美國的這幾天,喉嚨一直不是很舒服。肆無顧忌的我又在車上與猥褻小元大吼大唱楊呈琳的「曖昧」,以致於,喉嚨痛一直不好,甚有加重的趨勢。剛剛上奇摩知識打關鍵字「喉嚨痛」(奇摩知識真是我的好朋友,想以前作報告的時候,奇摩知識居然也能幫得上忙),看到幾個偏方,希望有用。在這個看醫生很不方便的美國,最好能自求多福啊:

1. 水煮蕃茄:新鮮番茄用刀切除外皮。加3碗清水入鍋煮約30分鐘。加少許鹽調味,食用時湯及番茄都可以吃。

2. 喉嚨痛可以泡綠茶葉加蜂蜜可舒緩喉痛,但是綠茶葉要盡早拿起來,不然會太乾澀。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ul 21 Fri 2006 21:07
  • 下廚

其實我不會煮飯。而且對煮飯一點興趣都沒有。
小時候進廚房,媽媽都會把我轟出去:「走開,這裡很熱!你進來以後我更熱」。再加上我是對吃一點都不挑剔的人,對美食興趣缺缺,只愛吃簡單的滷肉飯、排骨飯,所以自小一直謹守「君子遠刨廚」的古訓(雖然就孔子的定義來講,我非君子,而是「女子」、「小人」)。

從大一開始住校,在台北的十二年間,根本沒興趣、也沒必要自己煮飯,公館附近的選擇太多,政大指南路上的餐廳雖少,但是我這個絲毫不挑的人,依然可以吃得津津有味。尤其是政大指南路Hang Ten旁邊有一家我們戲稱「垃圾堆」(因為看起來真的很像垃圾堆),賣炒河粉的小攤,滋味更是讓我難忘。女生宿舍前面,7-11旁有一家藥滷滷味,則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滷味攤。上次與法研所同學上貓空之前,還特把黃老師拐去嚐嚐。工作後搬到科技大樓捷運站附近,家旁巷子裡一列小吃店:羊肉炒麵、滷肉飯、肉燥乾麵、快炒、排骨飯,哪裡需要煮飯呢!?即使用電鍋煮白飯也不需要!需要白飯?巷口自助餐,買多少,有多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經過十七個小時的航程,六個小時的轉機時間,我終於來到費城。現在的我正坐在新研所同學,猥褻小元,位在費城的公寓餐桌旁。回想這幾個月來的忙亂,搭機下機,以及目前的種種,還是覺得很不真實,彷彿一覺醒來,還是會發現自己躺在台中家裡的床上。然而,現實是,我的美國留學生活已經開始了。

在還未來美國前,很多人問我出國讀書的動機,當時我都能信誓旦旦地說,我想念博士。但自從論文一場廝殺之後,正在恢復元氣的我,已經無法吐出「念博士」三個字了。既然念博士的前提已經不在,念這個LLM的目的就值得思考。以致於,我在來美的飛機不斷反覆思索這個問題,到現在還不得其解。

事實是我是個情緒化的人,竟然還沒出國,就已開始想家。事情要從跟我的高中同學黃大MO道別那刻說起。離別前一天,我與張小貓特特跑到黃大MO家中,除了與我這個同學十年的好朋友說goodbye外,也玩玩他兩個可愛小孩(特別是我徒弟陳大約學習瑜珈的成果)。與黃大MO擁抱道別那一刻,竟然有種心酸的感覺。雖然兩人平時也不常見面,可想起距離遙遠,感覺還是不同。這種心酸持續到隔天中正機場送別,終於沸騰至頂點。出關時強忍眼淚,頻頻回首與送機的爸媽、公婆、弟弟還有張小貓揮手,我加快步履,因為怕淚流滿面。以前出國遊玩,總是家人朋友在旁,今日一個人拖著行李步向海關,而我的家人卻在那頭,難免落寞。出了海關之後,還跑到廁所讓眼淚好好地流一下。有人說,半年就回來度假了碼~有什麼好心酸的!?好吧,我承認我是個容易漏眼淚的眼淚龍頭,就是想哭碼~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千呼萬喚始出來,大魯哥提醒我遲遲沒有「下文」。來了,來了,下文來了~
--------------------------------------------------
刑法與我

學習知識是快樂的,可是有時候也很痛苦,就像談戀愛一樣。我跟刑法的戀愛比起其他學科深刻,因為曾真心花過功夫。我也不知原因為何,也許緣分二字可以說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在一個機緣下,我寫下這篇文章,內容其實是關於我對刑法的感覺(刑法是所有法律科目中,我最喜歡的)。但卻更是我對學習法律的感想。一直想找機會把這篇文張貼出來,趁著生活忙亂、版上缺水的空檔,也是這篇文章該出現的時候了。。。
----------------------------------------------------------
很多人問我「幹嘛還要念法律」?我歪著頭,想上半天,也難給一個自己都滿意的答案。即使現在也是如此。也許其他被問到這個問題的人,可以很快地說:「伸張正義」之類正義小天使的答案,或者赤裸裸地挑明:「我要賺錢」、「我要權力」,可是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我心裡所想。

一件事的發生,通常有外界環境以及內在動力的促成。以外在環境而言,我背負著家人的期盼,即使當我已經拿到新聞碩士、當了記者,爸爸還是覺得我應該來念法律,除了他對他的女兒的能力很有信心之外,也順便幫他一圓大學時代未能念到法律系的遺憾。而我的記者生涯相當痛苦,我最討厭對無謂的事打破沙鍋問到底,當採訪對象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而且你明知再問下去,對這社會也沒啥意義時,還要厚著臉皮,昧著良心,問一些長官逼得你非問不可的問題。在新聞界最高指導原則:「對採訪對象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之下,我並不快樂。在這種情況下,我很想另找出路。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從日本回來了。
因為諸多事情待辦,所以只能潦記一二事:

1. 論文還是沒修完,不過,當我坐在車內觀賞山光水色時,我可是很認真地思考論文結論的。X!我真是有夠自虐的!
2. 在加賀屋看到據說是「寶塚劇團」的歌舞,「男主角」(其實是女人)真是有夠帥的帥,完全符合我向來的主張「女人帥起來比男人還帥」。出場後,我還念念不忘男主角,差一點沒趴在出口處的海報流口水。我爸一直說:「你幹什麼!你幹什麼」!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