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哈哈哈,震撼吧!再來看看側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五月二十四日,我和張小貓飛往上海。與其說是度蜜月,不如說是考察。身邊一些好友,因為公司重心調度的關係,已經,或即將要前進上海。再加上媒體將上海的繁榮說得天花亂墜,於是張小貓與我決定前往一看。這次的行程我們定位在都市旅遊,落腳在同學趙老大開設位在淮海西路的旅館,以此為中心,向四周輻射,每日靠著地鐵、計程車、雙腳走遍上海大半區域(健行路程之遠,走到我現在大腿還會隱隱抽筋),週六時蒙浩然營的好朋友桂華熱情贊助,與她的朋友前往旁邊的同里小鎮。五天四夜,就這麼大概看了上海的輪廓。我不想依照時間排序一一報告我做了哪些事,反正也不過是吃喝健行與睡覺。且讓我用印象的拼圖,拼出這次上海旅行:

交通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各位現在看到的是...好幾年前,我在新研所時期,勤奮用功地與同學張小元、彭名記、戴沒如等,用力記下的上課筆記。而且張小元還劃下一幅歷史性的圖案 -- 傳播批判之母!(唸過新研所的同學及學弟妹,就不用問我,「這肖像好像XXX老師!」儘管問吧,我是不會承認的!)
前幾天寫論文寫到很無聊,開始翻以前的檔案夾,找到我悉心收藏的新研所時期「上課筆記」(喔~其實是「私密」紙條,因為正牌的筆記此刻正端坐在台中家裡的儲藏室),從研一到研三,總共十九張。以前我上課時,總是會帶著背面空白的廢紙記筆記,任意揮霍塗灑。所以偶爾還有上面寫著「行銷」大題目,下面幾行煞有介事的體系表,接下來在角落處則有「今天中午要吃什麼..」等等之類的無聊話(因為同學做旁邊,為了不要傳紙條傳的太明顯,因此充分利用A3、A4紙面積大,同學可在紙張邊緣偷寫字的優勢)。
做下這張筆記,是在上傳播批判理論的時候,估莫應該是還可以加退選的時候,否則不會一群人還在考慮是不是要加退選,這並不是老師教得不好。老師教得很棒!而且是一位極其愛護學生的老師。只是我們程度太差。一群當時自稱為「走資派」的學生,大搖帶擺地去上傳播批判理論,其實是需要一點適應衝擊的時間。
不過很諷刺的,經過多年社會與學術圈間的打滾之後,當年用功的「左派好兒女」,有人在財經報系跑外資、跑竹科、跑兩岸新聞,有人則變成券商的公關。至於我們這些整天只想著作弄同學、討論中午要去哪裡吃飯、何時去KTV、上課很容易分心(我還被老師說:「只要看李小平的臉,就知道下課時間是否到了...」)的壞學生,有人是公務員、有人在美國搞公共領域的學術研究,準備要去德國跟哈伯瑪斯握手(不過最近聽說論文在百轉千迴後,又走回走資老路),我則在財經報系混了幾年之後,念法律。論文是...從言論自由及公共領域的角度,談著作權...。就好像照鏡子一樣,全反了。只有名記,還很堅持地在某大報呼風喚雨,實實在在地始終如一。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什麼時候居然變成超級白目人了? 早上上課,居然在智慧財產權法老師面前說我要去買盜版DVD。白目 plus 好幾級。太太太太太得意忘形了。

脾氣超好、度量超大的老師請接受不肖學生的懺悔。(不肖的學生太羞愧了,羞愧到不知如何當面跟老師道歉),謹點播一首洪榮宏的「春天哪會這呢寒」給老師,表達講完「要去買盜版DVD」後的悔恨心情。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昨天到學校,看到走廊上教室門外,又有椅子出現,幾個著正式服裝的人坐在椅子上,一副等著赴刑場的樣子。看就知道,法碩乙口試的日子又到了。正巧,又有朋友問起如何準備法碩乙,就讓我回憶一下當年吧。
考法碩乙的動機,留待我日後說,這又是一個有頗多內心戲份的故事。反正,就是決定考法碩乙了。我還記得跟報社申請在職證明的時候,在人事室遇到我的同事 -- 「藤木」先生(請見「繁華後的村姑」一篇)。藤木先生神秘兮兮問我:「想幹嘛~」,我們兩人互望對方手中的綠色表格一眼,同時心裡都有了答案,原來是戰友啊!幾個月後,我們果真從同事變成了同學。
當初會選考東吳法碩乙,不選政大及台北大,原因之一是我的採訪對象一直慫恿我「東吳好啦」!這位採訪對象念的是在職班,在東吳求學頗為愉快,認為課程很紮實,與老師相處也融洽,又當時政大是碩乙學生與大學部一起上課,相較之下,我對東吳印象極好(老人家老了,跟大學部青春洋溢的學弟妹一起上課,已經不太能夠適應)。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是:不用啃法學緒論!因為考試科目是國文、英文,以及常識測驗。
對於考法碩乙,其實我抱持著「隨緣」的態度,再加上工作壓力頗大,所以說真的,我並沒有火力全開地準備。我當時的想法其實有點消極,心想要是考上了,就代表老天要我換跑道。沒上,就埋頭跑新聞。所以,就這樣吧!
對於國文一科,我還是買了古文觀止來看看,有空就翻一翻,當作是增加國文程度。至於英文,其實考題與托福有類似之處,甚至比托福簡單。想準備的人,其實可以拿托福的題目起來練習(不過,容我說一句,本人念了四年外文系,跑新聞時常要看外資報告,所以可能這方面會比較說不準)。常識測驗一科,範圍可就廣了。記得那年我的考題,從青瓦臺、色譜、都江堰的原理..等等不一。這可是要靠平常的實力累積。唯一準備的方法,多看看報紙,涉獵不同的書籍,增廣自己的見聞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前一陣子,聯合報記者高年億作證的案子風風雨雨,引起許多記者作證的討論。法律觀點的文章很多,大部分一面倒向記者應該有拒絕作證的權利。不過我卻不這麼堅信。並不是說我認為法院應該可強制記者做出證言,而是應該說,我仍抱持懷疑態度:無冕王的權利,到底可以上綱到何處?有些人認為,記者應該有絕對的權利,但是我卻質疑,這種權利,是否也應受各國各地的情況,而有所不同。魏旳的文章,提供另一種觀察角度。
我不禁又想起當初NCC換照風雲。當時意見亦是分為兩派,一派認為NCC是干預市場,應該讓市場決定電視台誰生誰死,另一派認為在現在台灣惡質媒體環境下,政府應該介入。我當時的立場,支持後者。對於這個議題,曾經跟李念祖老師討論過。李老師的意見顯然是站在前者。後來我發現,這得回歸最根本的信仰。在我的理解,李老師相當信任市場的機制(我不知這樣我這樣的理解,李老師是否同意,也許李老師另有更細緻的想法),但在媒體這幾年,我卻對這種市場機制劃下一個問號。同樣的立場歧異,其實也可以在電視公共化的議題上看得到。
最近我常在想,每個社會,有不同的風土人情、有不同的體質,自由市場並不是一種絕對的信仰,就像民主也不是天經地義的絕對至上。我寧願對每一種制度存疑,從中找出最適合我們社會的運作方式。

新聞記者的無形執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中國法制史,是我婚宴後上的第一堂課。因為之前準備婚宴實在是太累了,婚宴當天又好亢奮,激動後身心俱疲,所以連翹一天半的課。
(說到婚宴,小記一下。當天法研所與新研所同學終於組成了聯合陣線,發揮了強大無比的戰鬥力:話說我與張小貓好不容易,終於敬酒到眾同學的戰地。只見名記與玉米肉圓等人要求爸媽及公婆快速通過,之後迅速圍成一道人牆,趙大哥及賤嘴堅捧了一杯怪異的柳橙汁,要我及張小貓喝下。有義氣的小夫妻我倆,怎能辜負同學期待!張小貓當下喝了一半,另一半由我解決。本人並另外喝了半杯摻水及柳橙汁的高粱,表達謝意。敬酒後步出會場,瑞陽問我知不知道剛剛喝下什麼?本人還以為喝下的是加了醬油的柳橙汁,只見瑞陽又露出小丸子卡通人物「卑鄙滕木」的表情說:「你們剛剛喝下了一顆威而剛...」靠!我腦袋立刻的反應,除了擔心張小貓之外,還不斷揣想,女人喝威而剛不知道會怎樣!?經過李小平人體實驗,不會怎樣。)
黃老師訝異看到我,直呼我怎麼不去玩?(老師,會的,五月底就要去玩了)。
又可能是婚宴當天看到李小平盛裝,兩天後又看到李小平一臉素淨,連隔離霜、口紅都沒擦、眉毛都沒畫,穿著破牛仔褲與拖鞋,一臉疲累地來上課,落差太大了,感慨之餘想到人生的繁華與蒼涼,於是吟起「最是人間留不住,紅顏辭鏡花辭樹」,又跟大二學弟妹說:「看你們的惟平學長,前幾天結婚大喜,新娘子盛裝打扮,今天褪去嫁衣,轉眼變成樸實的莊稼小姑娘(老師本來要說莊稼漢),像個女學生,我差一點認不出來...」....老師....我給老師的震撼可能太大了...化妝前跟化妝後,可能真的差很多。我自己想到都覺得很好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昨天,我的好麻吉張大魯蒞臨李小平婚禮,拍下了這兩張經典傑作,為我的人生,留下美好的回憶。
謝謝張大魯!我的酒友兼卦友,挖哈哈!(既然你說我們交情建立在八卦跟酒上,下次我們是不是來點知性對談?可是太有水準的話好像跟我沾不上邊)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婚宴的前夕,又收到碩乙同學的信,信上滿是祝福。
姊姊的文筆好好,文采及情意並茂,看了又讓人想掉淚,像是寫給出嫁的妹妹,殷殷叮嚀。
信上的標題是「Joe to Elisabeth」,典故出自小婦人。姊姊過獎了,我哪來Elisabeth那般端莊從容?
感謝爺爺三年來陪我玩很無聊的角色扮演,在班上上演「小丸子與友藏爺爺」~爺爺~~~小丸子到了美國,爺爺還是要繼續想小丸子啊~~~
蘇哲治真是讓我讚嘆!我就知道你很喜歡畫體系表(老二老師看到應該會很感動)。你的體系表真是歷年來我看過最做得最好、最完整的體系表,尤其是標題下得很好:「亦正亦邪的李阿平」。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現在大家聽到的音樂是K. D. Lang的「Hush Sweet Lover」,出自電影「藍調牛仔妹」(Even Cowgirls Get the Blues)配樂。如果有朋友問我,帶了情人回家,應該放哪首歌催化愛情魔力,那麼,就是非這首歌莫屬了。
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是在大三的時候。當時學長姐畢業公演,我被抓去跑龍套。說來很好笑,我現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演什麼,反正就是一群人在台上排隊形,然後舉舉手,喊一些話。也請大家不要問我那齣戲在演什麼,因為我也不太清楚,只記得是一個男人陷在得了病的太太跟美麗的情人之間。
這首歌就是男人跟情人調情的時候放的音樂。雖然我對劇情很陌生,可是卻深深觸動我的腦神經,產生霹靂的火花反應。初聽之時,全身雞皮疙瘩豎起,哇塞!怎麼有這麼溫柔纏綿的歌聲曲調!爾後我不斷找尋曲名,才從學長口中知道是原聲帶才會收錄的歌曲。大學時錢不多,可是太愛這首曲子了,想也不想,馬上掏錢買下這張CD。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