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張小貓先生把他的網誌改名叫做「Tony & Nicole 服務中心」(Nicole是我的英文名字,但我懶,直接都寫Weiping)

下面有服務項目: 專業代辦、代理:談講茶、擺和頭酒、喬代誌、喬司法程序

用英文講,張小貓說是「negotiation」(我私心以為,可以說是arbitration(仲裁),不過老師可能會把我揍死,說「arbitration」怎麼可以拿來亂用)。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第四步:準備文件

這一個步驟是申請的重心,也是最繁瑣的一部份。我們從比較簡單的,說到比較複雜的好了。

成績單:簡單的,譬如成績單、得獎證明等。為什麼簡單呢?因為只要回到母校逛逛,跟教務處人員或是教務處前的機器打交道就好了。成績單愈早申請愈好,申請多一點份數,有益無害。多申請的,以後還可以向兒孫炫耀(如果有值得炫耀的地方的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因為學弟問起,所以在這裡分享一下。不過我的廢話蠻多的,而且寫起申請經過,總像憶想當年一樣,還會牽拖到其他小故事。所以想看重點的人,自己找有特別加粗字體的地方就好,時間省多了。

 

咳咳,m,這一篇的重點是:LLM申請經驗分享

(註:所謂LLM,法律碩士學位也,通常為期九個月,只有在本國之內已有法律學位的人,才能申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從昨天十一點起,我變成張太太了。(剛剛看到張小貓學長拍的vedio,居然稱我為「夫人」...)感覺被人家叫「小姐」還沒很久,就變成很老的太太了。
好吧,就來寫一下公證結婚經驗分享,供日後有志公證結婚的朋友參考。
四月二十三日,我一個人從租處坐計程車出發,因為穿紫紅色低胸小禮服,怕計程車司機會「覬覦」,所以我還套上小外套,挖哈哈哈,我跟弟弟、舅舅在公館捷運站集合,等舅舅載著我們到台北地方法院的新店辦公大樓公證。爸媽、阿姨姨丈則是另外從台中上來。
十點多,到了地方法院。人山人海,還有一些新娘穿著白紗禮服呢。不過,公證結婚這回事,什麼人都有,當然也是有新郎穿西裝,新娘穿牛仔褲的。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離我結束單身的日子,剩下十二個小時。明天此時,我已經是已婚婦女了。
剛剛坐計程車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結婚到底有什麼感覺?
這幾天,我一再被問到這個問題:「快結婚了,有什麼感覺...」。通常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沒什麼感覺」!
不過,照常理來說,這好像不太應該。所以我一再試圖想些事,讓自己有些感覺。
我回想我的小學畢業、國中畢業、高中畢業、大學畢業、新研所畢業的日子。不幸地是,這些畢業日子,對我來說,也好像只是「畢業」了,最大的意義應該是,從此不在那個學校唸書了,同學不再能夠常見面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本來,「我在法學院的日子」,是在我的MSN BLOG。 
不過,近來陸續有朋友反應: 
1. MSN的照片不太清晰,看不到婚紗照裡,新娘臉上的毛細孔。 
2. MSN只有會員才能留言,所以被李小平在網誌裡指名道姓的人,無法回應李小平的惡意攻訐。 
3. 李小平貼圖的技巧很爛,到最後只見文章,不見圖片。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年四月十九日,我的告別單身派對。
派對前一天,收到班代阿力來信,信上充滿奇怪的拼貼文字(諸如大麻、管制毒品、猛男秀、鋼琴教師、小六女生之類的無意義文字),看起來很像恐嚇信。信後特別叮囑,務必多帶一套衣服。
我擔心會應觀眾要求表演一些項目,所以特別帶了一套運動服,還有盥洗用品。這樣一來,如果被潑水之類的,也有得替換。
派對的地點在北投新秀閣。連這一次在內,我總共去過兩次。兩次的回憶都非常美好。第一次是1999年的跨年派對,我們一群新研所的人定了新秀閣,在榻榻米上盡情的毆打同學,譬如說把人用棉被捲起來,大家加速快跑,俯衝!啪!壓到棉被上面去,然後開始玩起疊羅漢。十二點一到,互道恭喜,我們打電話給肉圓的女朋友(現在的太太),幫他求婚。小開太爽了,還把褲子脫下來,穿著四角內褲晃來晃去。(怎麼忘記拍照?要是有拍,可以當作勒索的工具)
近七年後(天啊,七年),我又來到新秀閣,告別我的另一個單身世紀。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幾年前,因為工作的緣故,我得以參加浩然基金會舉辦的浩然營,認識一群來自各個單位,有不同專長的好朋友。傳法法師是其中一位。

昨天收到法師email,除了對婚禮的祝福,還有值得一輩子記住的期許。我特別記在版上,以能常常提醒自己,也送給其他即將步入婚姻的朋友:
-------------------------------------
恭喜!恭喜!惟平即將邁入人生另一階段,除了祝福,還是祝福!願兩位新人一生一世相互扶持,相互呵護,相互疼惜,患難與共,福樂同享,不離不棄,白首偕老!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肉圓告訴我以下網址,讓我對台灣老電影視界大開

請看「大俠梅花鹿」以及「關公大戰外星人」。

X!(為了怕被姊姊瞪,所以此字消音),真夠讚的讚啦!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茂老師今天上課的時候突然問,我們共同相處了三年的教室,何時要歸還,給新生學弟妹用?問罷,幽幽地說了一句:「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啊...」。

聽時突然覺得心裡酸了一下。

幾個月後,這間教室又是另一批新人新面孔了。心裡閃過很多畫面:一下準備公司法時,跟蘇大便和林小堅跑到對面買鹹酥雞、暑假的時候來上加強課、在教室裡拉下投影銀幕,翹著腳看「愛在心裡眼難開」的電影、大學部學弟妹在教室後大聲喧嘩的時候,趙大哥衝出門斥責這些小孩、教室裡一團團堆積的「蔬菜湯」、「糙米湯」營養食品、致宏腳下永遠踩著雜亂的電腦線、小易在暖爐上曬著手套或圍巾之類的東西、當然,我畢業後一定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懷念教室櫃子裡永遠都不會缺乏的零食,還有下課時一群人群聚在櫃子後面覓食兼打屁的身影、期中期末考時阿力煮的奇怪食物(對了,我還沒吃到粥,阿力你一定要煮給我吃)、哲治大老遠從台東帶來,弄得行李滿是羊臊味的黑松羊肉爐、姊姊最愛把人叫到教室外面訓話,壞的人還會得到黑色小蘋果、朱大哥每次跟老師說話前,開頭都會說「不不不...」、還有什麼時候,我們再去中正紀念堂的「你好酷爸」那邊訂個有牛排味的豬排便當來吃吃啊?畢業前應該在教室喝喝酒,我還沒在教室裡面喝酒過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定要把這個記下來。碩乙好日子開始倒數計時了,每一件小事都要記下來。

這星期輪到慶力跟育明當值日生,送馬漢寶老師回家。
慶力的綽號=熊
育明的綽號=羊咩咩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剛說要寫我在法碩乙的日子,就出了「驚天挫屎七十分鐘」(張小貓的形容詞)這件新聞。很多人都跑來問:「ㄟ,王XX是你學妹嗎?」。
這.....容本人沈吟一下,想想應該如何形容這段關係。
那麼讓我這樣說好了:

所謂「法碩乙」,其實已經是舊時代的名詞了。現在的正式名詞應該是:「東吳法律專業碩士班」。我們這個班,修業年限共三年,學分總數多達九十二個學分,畢業時還要撰寫一篇論文。換句話說,我們除了把大學四年法律系的課,集中成三年來上之外,還要有碩士班的形式,寫篇論文。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由於傳出法學教育將要改革的消息,前陣子報上出現了學士後法律教育是好是壞的討論。
身為法碩乙一份子的我,一直在想會否有學長姐發表意見。
也許是因為大家的工作太忙碌,所以並未見到碩乙同學進一步討論。
在報上發表言論的人,多是受國內傳統法學教育途徑的人,以致於,在我看來,對於碩乙的看法,有些隔空搔癢的感覺。但我想這不啻也代表社會上部分人的觀點(我不禁想到,有同學在法扶當義工,居然有律師正眼不瞧他一眼,鼻子往上噴氣地說:「碩乙啊,就是走旁門走道進來的」...)
我在這裡想寫下一些在碩乙受教育的感想(其實一直想寫,看我的部落格名字就知道了,無奈我懶),也供其他想要轉行的人,或是對法碩乙好奇的朋友參考。不過我這個人,不太正經,插科打諢是我的個性,文章也難見氣勢,立場不免偏頗。其他法碩乙的好同學們,歡迎隨時補充。這也是我們共同的回憶與記錄。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個婆娘一個郎:http://youtube.com/watch?v=Qv9wk5lgGFo

充滿了山歌趣味,部分歌詞晦澀難懂,十二歲以下兒童不宜,雖然看了也可能不太懂。

(但是已為人父母的朋友同學們,你們總不希望兒女們天真地問你:「碼瞇(或把逼),什麼叫做「老虎怎能無棒棒」、為什麼MTV裡那個叔叔跟阿姨說,要「把你弄到腳朝天」?」,不過如果各位想趁機好好教育兒女,倒也不失寓教於樂的好機會,就怕貴兒女到幼稚園後,拉著同學,照著歌詞一起歡唱)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談推理小說的時間又到了。距上一本京極堂的「魍魎之匣」,已隔了好久。中間並不是沒看其他的小說(桐野夏生的「濡濕面頰的雨」),只是覺得沒什麼好寫。剛剛在論文、國私報告、民訴筆記夾擊之下,終於又拼完了森村誠一的「人性的證明」,不得不讚嘆:「好書一本啊」~

之所以會拿起「人性的證明」,還是因為最近商周重出推理大師經典,我才有動力從圖書館借出1987志文出版社的版本來看(應該沒差多少吧!我覺得翻得也很好)。故事大概是說,某天東京的旅館,來了一位紐約黑人怪客,這位怪客在搭上電梯不久之後,被人發現中刀身亡,刑警深入追查,挖掘出不為人知的故事,間或穿插著刑警本身不堪回首的歷史,幾段故事,交織出人性的交響曲。

看這本人性的證明,不斷讓我想到松本清張,不只是因為森村誠一與松本清張被稱為同時代的大師,更是森村敘事鋪陳的手法,還有小說中透露出來的人味,讓我想到「砂之器」,兩本小說,都是在齷齪的兇殺案背後,發現令人難堪的過去,當讀者對於人性深惡痛絕之時,作者還是會在最後讓安排曙光乍現。個人猜測,也許這與兩位作者成長的氛圍有關,兩位都經歷了日本戰敗以致復甦的時期,因此在小說中,同樣也顯現黑暗與力爭上游的一面。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收回曾經對阿保說過的話。
那天在拉麵店,我大惑不解地問阿保:「女王教室到底有什麼好看!?」
我錯了!愈到後面,愈覺得這齣戲好看,尤其台詞,句句都是經典,女王的話,真是說到心坎裡:

例如:馬克斯女王: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