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下文章是本人新研所同學阿保先生發表在他部落格的文章,寫得真是太傳神了,

台灣版的動物農莊: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六去聽了一場Creative Commons的研討會,豬頭皮聊到音樂產業變化萬千,Coldplay才勇奪排行榜(忘記哪一個了,Billboard?)第一名,一個星期後就被crazyfrog(台灣翻成「起笑蛙」)幹掉了。

回家以後我上奇摩音樂,找crazyfrog的曲子試聽(最近風頭很緊,ezpeer的歌變少,若是網路上的分享檔案不多,下載很不容易),聽了十秒鐘就聽不下去了。套豬頭皮說的話,「起笑蛙」就是兩個很無聊的年輕人(一個是瑞典人,另一個國籍不詳,是英國人嗎?),將手機鈴聲配上80年代的電子舞曲,所以你會聽到有一個很詭異的電子機器人聲音在那邊「叮叮、咚咚、噗噗」唱著電子舞曲的歌。若是你點選看MTV,你會看到一個長相很猥瑣的青蛙在那邊做一些白癡而無意義的動作。華納的廣告文案寫說,這是「史上最白爛的半獸人」,真是形容得恰到好處(林小堅同學,你被那隻青蛙比過去了)!

剛剛ICRT又在播起笑蛙的歌了,連續好幾分鐘,只聽到一個很愚蠢的聲音在那邊「叮叮、咚咚、噗噗」,怎麼會有人會有耐心聽這種歌?真是太白癡了!光是電子舞曲,還覺得悅耳,配上這些無意義的聲音(說呢喃也不是,說呻吟更是十萬八千里),簡直就像是外星人派來地球,要把地球人變笨的策略之一。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看到「傳播學生鬥陣」經由南方電子報所發送的文章「工人民主真解放,褻瀆專業假自由」,內容大概是說,這次撤照,只見到東森的記者大聲質疑新聞局的決定,卻忘了反躬自省新聞品質,以及媒體大老闆宰制之下的惡劣環境。該文舉法國世界報為例,該報編輯部員工取得百分之四十的股權之後,決心從內部推動改革,「讓基層承擔相對的編採決策和執行責任,拓展以公眾利益為取向的新聞報導或評論」。因此,台灣媒體改革之道,也在於媒體工作者的權益保障,諸如加強記者的團結意識,與資方共同形成編輯部公約、對抗無理的工作要求等。

我贊成傳播學生鬥陣的說法。不過對照這幾年的經驗,要喚起媒體工作者對自己的權益覺醒,重新省視如何改善新聞品質,的確要花上很多功夫。更重要的是,現在的媒體環境中,缺乏登高一呼的人。通常都是報社要關門或裁減部門了,勞方權益受損的時候,才會有人開始衝鋒陷陣。

這是個很無奈的現象,就拿報社記者來說,從一睜開眼睛,首先擔心的是自己漏了新聞,等到神智開始清明的時候,得要盤算今天的新聞在哪裡,然後開始跑行程、有時候跟採訪對象鬥智,有時候跟競爭同業鬥智,在一心一意求新聞表現、「外患」頻仍的工作壓力之下,實在很難有餘力去想如何改革自己工作環境的事。當然有時也會感嘆這樣的環境很難做出好的新聞品質,但是感嘆歸感嘆,等到另一片廝殺再起的時候,心裡又被如何搶到頭條、獨家的想法給佔據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