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衝突。不是這樣一句話就能夠概括那天晚上發生的事。
可能有黑道滋事。也不是這樣就能撇清關係。這幾十年來,街頭運動未曾長久消失過。一個有街頭經驗的政黨,應該要預先推演會發生什麼事。有人說,小英上任不久,要給他時間啊。問題是,未來一直來一直來(套句林正盛的書名),局勢一直走一直走。有時間嗎?拋開時間問題不說,上任以來,又有提出什麼實在的計畫嗎?

我很期盼,民進黨能夠誠懇地發展一套道理來,據以行動。

以下兩篇文章,個人對於文中所述,民進黨應該改進的部分,頗有共鳴:

抗爭者要寫自己的歷史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一些片段想法,暫且不能成文(大腦細胞昨天寫那篇文的時候,用掉很多。現在在充電中)-->(突然覺得好像「絕對達令」裡面的機器人喔)

1. 陳雲林七號離台。他人揮揮衣袖,自走他的。可因為這次訪台事件引發的反應,是我們自己要承受。就像我同學阿保說的,我們若自己亂了陣腳,對岸可是會暗自竊喜。所以現下要做的,應該是兩造檢討此次事件,建立溝通機制。

2. 蔡英文及民進黨中央沒把這次的圍城做好。圍城的方式可以更有創意。比如,獅同學說的,可以以燭光晚會的方式舉行。一來毋須暴力,避免坐實「暴民」的指控,二來燭光晚會的形式可以讓更多人感動。我不認同蔡英文說「回到街頭抗爭路線」這句話。就如我前篇所說的,做為民進黨主席,她應該解釋得更清楚。比如,怎麼抗爭。光是說「回到街頭抗爭」,會讓人有太多的解讀,而回顧過去歷史,更不免讓人想到激情的流血衝突。做為一個領導人,應該要站在制高點靈活決策,而不是只被形勢推著走。

3. 台灣是塊很複雜的地方。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成長及家庭背景,而成長環境會影響到選擇與判斷。所以,對待與大陸交往這件事,會有不同的看法與期望。政府有必要保護台灣利益,那是一定的。不過就老百姓而言,絕對有不同意見。就連綠色陣營裡,在思考應該如何進行反對運動時,也會有不同想法。這幾天,我瀏覽別的網站,尤其回應部分,有時可以發現一面倒的情況,偶有一兩個不同的聲音,就被群起圍攻。(當然啦,也有一些網站是針鋒相對的留言大對抗)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鄉愿,卻是我對美國政治的觀察。

歐巴馬當選了,許多美國人喜極而泣,他發表演說時,台下擠滿群眾,旗海飄揚。之前烏雲籠罩的美國,彷彿又見新生勇氣。不過,歐巴馬上任,代表種族矛盾解決了嗎?我並不這麼認為。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常可見到種族衝突。美國的種族問題,不會因為第一位非裔總統上任,就頓時萬事太平。我認為,歐巴馬當選的意義是,美國人願意面對矛盾,找尋可行方式解決衝突,而國家也因此能夠向前邁進。

衝突與矛盾並不可怕。事實上,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連串的衝突事件,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有意解決矛盾、是否能夠找到對雙方都可獲利的方式,解決各方異議。就拿美國種族問題來說,也是如此,美國歷史充滿了種族的衝突與解決:戰爭、個人小規模械鬥、修法、大法官解釋等等。大多數人以愈來愈平和的手段,逐漸尋求共識,並且在情感上也漸漸交集。

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不要害怕衝突,但更應該將眼光放在如何解決衝突,以將整個社會推向更好的方向。我覺得這是台灣社會缺乏的。在華人的教育中,講究「和」字,但我們只注意到表面的和諧,忽略致和之道。以致於想要維持和諧,卻隱藏了其中矛盾。中國的「和諧社會」,正是如此。台灣的政府,也有如此傾向。我們應該要更知道如何彼此協調。以很現實的說法來說,就是利益的折衝:有所犧牲,也有所獲得。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剛剛遠處傳來陣陣歡樂呼聲,過往車輛又開始按起喇叭。我好想跑出去看喔,可現在已經十一點多了 wu~

看電視轉播,紐約時報廣場、芝加哥的格蘭特公園也已擠滿群眾,許多人擁抱歡呼。

Note:費城是自由派的天下,此外,非裔佔人口比例也相當高。費城居民多屬歐巴馬支持者。

後記:宣布當選了。當選演說真動人啊。螢幕上,好多台下聽眾頻頻拭淚,尤以非裔居多。(費城市中心現在許多車輛按著喇叭呼嘯而過(但沒有贏球那一夜誇張),剛剛上空還有直昇機盤旋...是電視台記者夜間出動來取景嗎?)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個禮拜,蘋果是不是會買下中時的新聞吵翻天,現在又跑出旺旺。

文中中時記者說:「蘋果雖然新聞經驗豐富,但中時一定被腥羶色化,等於失去長年招牌;旺旺雖然沒媒體經驗,至少能維持中時本色」。

我倒不這麼認為啊。台灣市場上已經有個蘋果日報,何必還要自己再創個同質性高的報紙打對台?至於旺旺,營運活動、獲利來源都在中國。碰到與中國利益衝突的新聞,是不是又會產生新聞室控制,甚或記者的自我檢查?(不過,也許對於旺旺的顧慮,是不在受訪記者考量之內的。也許其所謂「中時本色」,也就止於「非煽色腥報」這樣的定義)

最近在念台灣新聞政策的歷史變遷,剛好觸及報業變化。看到腥風血雨戒嚴時期的政治干涉,好不容易開放報禁,百花齊放,豈知二十年後數家熄燈,老字號的中時又面臨財團買賣...實在是...很喟嘆啦...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對很多跟我年紀相仿的人而言,台大的椰林風情站,應該是很深刻的回憶吧。只不過,PTT後來居上,椰林只剩下少數戀舊的老人偶而重遊。我一路看著椰林的即時上線人口,從一千多人,降到如今的幾十人,而PTT動輒好幾萬,晚間十點多更難登入。哪位有興趣的研究者,不妨追索一下PTT與椰林的興衰迭替,這倒是台灣網路發展史的好題目,印證網路群聚效應的影響與吸力。

 

雖然我一天要花個把小時遊覽PTT,但本人屬於那種戀舊老人,偶爾還是會上椰林逛逛,尤其之前申請學校時,留學版的SOP、推薦信的writing sample仍有參考價值,只不過隨著在PTT花的時間愈來愈多,資訊愈來愈可觀,人氣凋零的椰林,對我吸引力也愈來愈小。

前幾天,心血來潮,上椰林看看,沒想到一鍵入代號,居然跳出「輸入錯誤」的訊息。我以為是我鍵錯字母,重新登入一遍,系統仍固執地說訊息有誤。我不死心,以guest登入,查詢我代號的狀態,結果居然一樣。一切一切的事實顯示:

我。被。delete。掉。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費城人隊星期三晚上贏球,費城市政府決定星期五來個大遊行,讓棒球英雄們上街接受大家歡呼。遊行路線是從二十街與Market street出發,走到City Hall,轉Broad Street,再一直到棒球場。


我和張大爺本來又想去湊熱鬧的,可是十點多時打開電視,發現沿街都已經人山人海,有些人甚至是破曉前後就來佔位子,而棒球場的票,聽說十幾分鐘內就被搶售一空。看到人這麼多,我們大概也只能夠看到人牆,於是轉念一想,看電視更樂得輕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二00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晚上十點十分左右,我在吹乾頭髮。

突然,電視機前的張大爺傳出一聲:「費城人贏了」!同時,窗外街上一陣騷動,對面鄰居女人開始尖叫:「啊~~啊~~~」大聲得連我的吹風機噪音都蓋不住。像是傳導效果一樣,這個城市的空氣開始騷亂了起來:街上的人在嘶吼,車子喇叭大鳴大放。電視播報員眼淚都快掉下來了:「THE CURSE IS REVERSED」!!


費。城。人。贏。了。詛。咒。失。效。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在美國看喜劇,腦中的處理過程是這樣的:第一,我得先很努力地聽英文。第二,如果這部喜劇不是那種吃大便摔大跤的無腦笑鬧劇,而是還有那麼一點點文化諷刺在內,我的大腦還需經過第二道文化加工手續,把接收情境調頻至「美國文化」。所以,想起來,看喜劇也是有點累。至少在我而言是如此。

 

 這樣,你就會知道我看海角七號有多輕鬆、多愉快了。首先,完全是母語,不用很努力地聽英文,遇到俚語更是爽,完全不用另外查urban dictionary。再來,笑話笑點我都知道,一碰到便自然笑出,大腦毋須另外做工。


啊。娛樂片本當如此。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打開KKBox,看到鄭中基又回來台灣出專輯了,新歌加精選。

隨便點一首來聽,正是「戒情人」。正港的台灣味KTV紅歌。

耳邊聽著,似乎鼻子就聞到了錢櫃KTV的消毒水味道,看到桌上的水餃還有滷味拼盤,想時間正好也是晚上十二點,場子才要熱起來的時候。接下來要點的,應該還有「別愛我」、「絕口不提愛你」。伴唱帶剛開始放送時,畫面左上打飄出一排「Polygram」,藍色字體寫著歌名,下面還有作詞作曲者,那畫面就是這麼適合半夜的KTV聚會。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再過一個月,就是美國大選。現在看來,歐巴馬的氣勢的確較盛。尤其馬侃找了一位實在不怎麼樣的副總統人選,反而是為了自己幫倒忙。說到這位副總統候選人裴琳,每次她現身,我彷彿都會見到火雞在台上喀喀叫的異象(尤其她的聲音偏高又尖銳)。講話難見深思熟慮,辯論會上的發言就像是硬背事前準備好的稿子,無論主持人問的問題是什麼,她就是有辦法答非所問,虛應一句後,硬是拉回來背講稿。我一位朋友,本來還在歐巴馬與馬侃之間擺盪,現在她準備投歐巴馬了:「馬侃年紀那麼大,要是他死了,輪到裴琳接位,我看美國也完了」!

馬侃當初找裴琳出來,應是要呼應歐巴馬的條件:年輕、理想、未經老奸政客沾染的乾淨氣息。不過消息陸續傳出,其實身為阿拉斯加州長的裴琳,從政經驗不見得乾淨。至於歐巴馬又真的是那麼理想嗎?許多事都是比較出來的。比上老政客混濁的氣質,也許歐巴馬看起來清新。但是仔細思考歐巴馬的背景,這樣的人也不見得單純。試想:歐巴馬是黑白混血,黑人說他不夠黑,白人看他是黑人,少了基本教義派的支持,再加上沒有顯赫的家世,能夠在短短時間內累積所需政治資源,能夠沒有兩把刷子嗎?在複雜的政治路上,恐怕不是靠著「理想」兩字就能夠風行無阻吧。

關於歐巴馬的崛起之路,今年七月的New Yorker雜誌有一篇相當好的文章Making it: How Chicago Shaped Obama,描述歐巴馬如何將芝加哥複雜的政治圈,作為他的從政基地。文中的歐巴馬,其實是從工作初始,便開始計算自己的從政之路,慎選服務的機構以及結交的朋友,漸漸培養政治資源,也不惜在關鍵的時刻靠近名聲不好,但卻可以拉自己一把的大老。但他就是有辦法可以在風雨之中使自己全身而退。他知道如何拿捏人際相處的關係:有點黏,又不是太黏。更重要的是,抓到應該交心以及疏離的時間點。歐巴馬也很誠實,不怕清楚交代政治黑暗面,可他就是有辦法說得不會讓選民留下「你怎麼跟人家沆瀣一氣」,或是「你是白癡嗎?這種話你也講得出口」的印象。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在搜尋一些法學研究法的資料,發覺幾個現象,不知道是如此,還是因為我資料不齊全:

1. 美國是不太講求學術研究法的(我的意思是,就academic research來說)。以書籍為例,討論research method for law的書,多是英國系統的學校出版,例如英國、澳洲、紐西蘭、香港。再就期刊而言,雖有數篇提及研究法,但多是以律師的角度出發。比如說,如何整理、詮釋過往判例。不過有項例外,就是比較分析。比較法的討論還蠻多的。(在這一部分,國際學生的貢獻很大....)


2. 關於歷史研究。描述立法背景、分析案例、找出可尋的脈絡,就是歷史研究法嗎?這個問號是很純粹的問號,因為我目前看的文獻實在有限。在lexis上找了一些論文,研究與寫作方式大概是循這個路數。除此之外,就很難找到單純討論「歷史研究」的研究法論文了。在Google上面查到一本「歷史法學派」的專著:http://blog.udn.com/algo666/652510,不知道此書能不能解答我的疑問。但研究法與法理學,還是不同。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念法律的朋友聊天,話題總是會談到律師這行前景如何。一年以前說到的常是:那家大所年薪又破十六萬了,偶爾雖有看淡消息,大家也不那麼悲觀。今年以來,卻是壞消息不斷:部門縮減、裁員、參加job fair的律所數量不如從前(但public sector的job fair收件日期倒是一直延期)。今年下半年以來,華爾街又陸續爆雷,而當公司的態度轉為保守、縮減開支,律師這一行是否又會受到影響?律師專業的明星領域,會不會重新洗牌呢?在Penn State念JD的網友Alex最近參加學校的座談會,會中邀請顧問公司Altman Weil的人談論律師事務所對產業看法的調查結果。Alex記錄成文,並大方讓我轉貼,在這裡說聲謝謝囉!以下是他的文章,提供各位道友們參考。另,這場座談的講者是:Ward Bower

今天學校請了一位consultant來學校座談, 題目是"What's hot and what's not."  他們的顧問公司每年都會對全美前200大事務所發出調查目前事務所對於執業領域產業變化的survey, 以下跟大家分享今年的result:

Average size of respondent firms: 567 lawyers.

Currently strongest practices: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幾天在趕一篇稿子。愈是趕稿,愈會分心做別的事、寫別的文章。於是上PTT、寫部落格也從來沒這麼認真過。我總是安慰自己,我現在在「練筆」,等一下寫起文章會更順。X!要是這樣就好了!昨天晚上開始寫,也才生出六百多個字,其他時間都用在PTT八卦板上面了。今天照樣這可怕的輪迴,阿彌陀佛。這種多言的情況,應該算是一種變形的寫稿燥鬱。

不過PTT有些字句實在是太經典了,我一定要記下來。這都是衝著衛生署決定三聚氰胺的決定。說真的,我真的搞不清這衛生署在幹什麼。毒奶事件剛被掀時,先是說台灣安全無虞,接著改口又說的確有些奶粉安全堪憂,現在事情發展到一半,才開始決定檢測標準。那之前的檢測是....??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到一些專業人士的訪談稿。這些專業人士話語中,常常透露出自得。比如:「我的書再版過很多次了,在香港、大陸以及台灣,都很受歡迎」之類。我知道這些專業人士,在我爸媽年代,叱吒一時,有些書我也聽過。我也知道,他們的著作,現在除非在二手店勤加挖掘,才可見到。

我又想到我弟那一代,所謂七0年代的孩子。如果我告訴他這位專業人士的姓名,他會不會知道?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