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片商,真的把名字取爛了。「真愛旅程」?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幸福的電影。還不如英文原名「革命之路」,總有一點悲愴的意味,稍稍符合電影的基調。

本來是不想看這部片的,因為看到網路上的影評說,很悶。後來我媽大力推薦:「有結婚的人都應該要看,看看婚姻是怎麼走到這樣的地步」!我媽推薦的東西,都有品質保證,所以我也心動了。看完之後,果然覺得好。網路上認為本片很悶的人,可能還沒結婚,或者,百分之百滿意現在的生活,或者,天生不去多想,算是幸福的孩子。

影片的前半段講一對夫婦想要出逃現在的生活,到巴黎實現夢想。他們倉促的決定,讓身邊的人乍舌。大家表面祝賀,實際上都覺得不切實際。當然這對夫婦心裡也知道,但是他們覺得與眾不同:別人庸庸碌碌,而自己則是有勇氣實現夢想的人。這也是他們與眾不同之處。

看到這裡,我腦中一直浮現網路留學板上,萬年不斷的問題(簡直可以列入FAQ了):「我已經三十歲以上了,我適合出國嗎?」、「我有一個夢,想念博士班,但是我已經三十歲了」、「我想改變現在的生活,出國讀書,但是....」。現實與夢想的交錯,或是想找個出口的人,建議來看一看這部電影。劇中的夫妻受迫於空虛感,想要真正活一次,終究現實還是有其誘人之處,而先生找了一個不太負責任的藉口(表面上是為了孩子,實際上還不是為了老闆答應升遷),留了下來。太太沒辦法改變,也沒有能力改變,最後痛苦地接受,走向另一個殘酷的結局。在整個過程中,唯一看透的人,是個剛從精神病院出來的鄰居兒子。(這是在暗示想要逃離一般生活的人,與眾不同嗎?)。不過,我倒不覺得這部電影是在反對改變,反而是描繪那種想改變,卻無法行動,卡在中間的困境。

觀眾則可在後半段,看到伴侶兩人如何走向岐路。婚姻的基礎是什麼?房子、車子、兒女、穩固的生活?兩個彼此「自以為獨特」的人互相結合?互相了解?有共同的夢想?如果兩個人的夢想(不一定是事業上的夢想,也有可能是感情上的需求,或是更基本的價值觀)有異,又要如何同中求異?或者誰又要屈就誰?如果有人很堅持某條道路,而另一人卻也無法妥協怎麼辦?我想到「時時刻刻」裡,珠利安摩爾演的那個困在日常生活裡,一心想尋死的家庭主婦。珠利安摩爾是結果,而「革命之路」中的凱特溫斯蕾是其中之一的過程。不過,最後珠利安摩爾終究接受了現實(經羅摳摳指正,珠利安摩爾雖然活了下來,可還是離家出走了)。而凱特溫斯蕾則革了自己的命。只是,我再一想,凱特溫斯蕾是可憐。但搬到巴黎這事,雖然凱特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讓先生重拾夢想,骨子裡也是為了自己要逃離美國的中產階級生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渴望與顧慮。這樣一來,就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到最後,還是現實決定一切,而端賴另一個必需放棄的人,能否想得開罷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現在最想念的食物是排骨飯。在美國,吃了很多地方的排骨飯,有些還標榜台式,可怎麼樣都沒有台灣排骨飯的味道。

從小到大,我最喜歡吃的排骨飯之一是我家附近,一家小小家庭便當店的酥炸排骨。雖然嚴格說起來那排骨片蠻薄的,可是滋味極好,基調以黑胡椒為主,但又不會過份搶去排骨滷汁的味道。現在每次我回台中,一定都還會去光顧那家排骨飯。而時光荏苒,店內也已是第二代經營了, 滋味也仍維持不變。

還很懷念台中以前遠東百貨對面,舊東海戲院(是叫東海戲院吧?)隔壁金石堂,騎樓下的排骨飯。我已經忘記該店名稱,只記得生意大好,每次去都人滿為患。店內的排骨是滷排骨,略帶一點甜味和八角花椒之類的味道。我從小學吃到國中,每次吃到他們的排骨飯,就覺得人生是光明的。只是自由路漸漸沒落,遠東一帶店家荒蕪,我們的遊蕩地點也從市中心轉移到中友,進而七期重劃區的新光三越。騎樓的排骨飯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我只能在這裡一邊寫部落格,一邊懷念。

另一家讓我覺得很可惜的消失排骨飯,在國北師附近的巷子內,客家大媽開的,打的招牌是「客家米苔目」。大學時的朋友騎機車穿小巷,帶我從公館一路鑽到這家不起眼的小店。店雖小,排骨飯卻讓人驚豔。這家的排骨飯其實比較類似乾煎,可是可能滷汁好,所以味道佳。工作時我住在成功國宅附近,三不五時也要走到國北師旁光顧。當然,享用時,心中又升起一片光明。不過,前年回國,本想重溫美食,卻驚見鐵門深鎖,聽說已經停止營業。但我寧願相信他們只是喬遷,有一天我還能再次回味。

公館附近好像沒什麼特別好吃的排骨飯。不過我和張大爺以前倒是常常光顧「大福利」,油炸的大排骨,雖然沒有特別好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還算過癮,每次吃完都有一種滿足感。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晚上的時候,想起幾首在中學時候常唱的聖歌,突然很想念「曉明人」那本歌本,於是上網google,看看學校有沒有電子檔(果然學校還沒E化到此,而且說不定還有著作權問題)。結果,看到「曉明五十問」。這應該是早幾年流行的吧,聽說那時還有「文華五十問」、「彰女五十問」之類的。而且作者的年紀應該比我小很多,因為有很多問題,我顯然不適用。不過,真是回憶大彙整啊。

1 在曉明唸過幾年?班級、學號、導師分別是?

六年。分別是丙班與乙班。學號忘記了。導師是玉萍師與小青青。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對於一些條文,不是那麼贊同。尤其是媒體上討論到的,第二十條製播新聞不得違反「事實查證原則」,違者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兩百萬元以下罰鍰。以及三十四條,節目製播單位對於未給予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回覆機會的話,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可循民事訴訟法,聲請假處分。

以下是一些初步的想法:

1. 關於事實查證原則。

媒體報導新聞必需查證事實,這是當然的。不過,什麼算是「事實查證」?做到怎樣的步驟,才算是盡到「事實查證」?打個電話給當事人,當事人電話未開機,我在報導後註明「本台記者查證於當事人,但截至新聞發佈為止,仍無法聯絡上」。這算不算已經查證?或者,當事人說「啊我不知道啦,不知道啦」!記者照樣發表讓當事人難堪的報導,最後補上一句「當事人表示對此事並不清楚」。這樣的事實查證,對當事人有比較好嗎?事實查證,要向本人查證嗎?向非當事人查證算不算?記者我聽說某某官員貪污搞到天怒人怨,我向官員周遭的同事、廠商、親戚佈線,結果四分之三說有貪污,四分之一說很清廉,另外苦就苦在大家都是嘴上說說,還沒有物證呢。(而且當事人拒接電話、即便在人行道碰上了,也是行色匆匆丟聲:「無可奉告」)我這麼努力地採集各方意見,算是盡到事實查證了嗎?

我要說的是,新聞採訪不是這樣一番兩瞪眼,有條線可以清楚劃分出「有事實查證」,以及「無事實查證」。況且,有時候過程真的像是滾毛球:偶爾露出消息線頭,新聞鼻靈應的人,嗅著線頭跟啊跟,先保守刊出個不痛不癢的新聞,也很難說有人看到新聞心下大爽說道:「終於這種事也有曝光的時候」!於是努力提供線索,或甚至提供原本不願意拿出來的公文。各方而來的小雪花,滾成獨家大雪球。要是有個嚴格的「事實查證守則」,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難保扼殺了揭奸發惡的機會,而更懂得玩法律遊戲的人,不也因為有這套清楚的規則,動不動指責記者「沒有盡到查證事實」,用作自保的武器?(後記:關於這一段,我想一想後,覺得我錯了。我知道消息時,多半默默地進行調查,最後驚爆大獨家。如果露出一點風聲,同業馬上就跟進了,最後獨家反而拱手讓人。不過有時候也很難講...(遙想那時候偶爾諜對諜的日子)我的意思是,有些事情真的是像掛肉粽一樣,一個新聞引進另一個更大的內幕。現在進行的案件,不就很多如此?)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雖然與台灣處處美食的情況比起來,費城算是荒地。不過也不能說太荒,好吃的餐廳畢竟還是有。最近吃到兩家還算不錯的餐廳,推薦給在費城以及將到費城的朋友。

第一家叫做Thai Chef and Noodle Fusion。顧名思義,賣泰國菜。美國的泰國餐廳與台灣有些不同。台灣的泰國餐廳,其實口味很多都台灣化了,端上來的菜餚,有時還分不清到底算是台菜還是泰菜。而且在台灣時,一群人聚會居多,叫的是一桌子菜,另外附上銀盆盛飯。當然在美國的泰國餐廳,也有桌菜。但是口味就是不同。雖然我也不敢說是不是美國化了的口味,但吃起來就是和台灣的泰國菜不太一樣。

Thai Chef and Noodle Fusion位在21街與Chestnut交叉口附近,算是在Chestnut街上。平常一道餐點大約十一、二塊上下,中午的商業午餐比較划算,總共有前菜、湯,以及主菜。像是Pha Thai的話,稅後大約是十塊錢。餐點味道還不錯,檸檬湯尤其好喝。Pha Thai味道算夠味,唯一缺點是雞肉比較沒有入味。但是衡量一下價錢的話,以及交通便利程度,若想吃泰國菜,還算是會被我分類為「讓人想再光顧的」餐廳。不過說到Pha Thai,目前為止吃到最好吃的,是在Chestnut上複合式餐廳Continental裡的Pha Thai,味道夠,麵條軟韌適中。

另一家是韓國小店,位在Samson以及十六街,叫做Giwa。這是韓國朋友推薦的,他大力讚許店內的Bi Bim Bop(忘了台灣怎麼翻譯的,就是那種一個碗內放了各種青菜肉類,澆上韓式辣醬,分為熱鍋以及普通鍋兩種。熱鍋的話滋滋作響,飯要是放了太久不攪一攪的話,還會變鍋巴)。前天與朋友兩人一探店內究竟。裝潢一如亞洲小吃店,連取餐方式都很像台灣美食街的習慣:先點餐付錢,老闆叫號取餐。吃完時,客人自行把餐盤拿回櫃臺放置,乾淨俐落,也不用算小費。當然食物也很好吃,至少很像我在台灣吃到的味道。價錢在美國也算很好了,稅後約11塊,就當是在台灣吃了一頓商業午餐。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an 30 Fri 2009 02:15

今年生日,是在病中度過的。費城難得一見的冷,我的抵抗力又減弱。現在縱未到坐站無力的地步,整個身上也懶洋洋的。不過懶就懶,好在現在不用見客、毋須外出。

生日要許願。今年除了一定要有的願望之外,要來許個長期的、希望自己能做到的,以四十歲為基準。

1. 家人朋友平安。

2. 四十歲以前再學會另一種樂器,並且加入業餘的管弦樂團。會有這麼一個願望,是因為至今還很懷念以前在管樂社的日子,尤其是合奏的時候。我最喜歡合奏的感覺,大家同心練習,加油打氣,不斷求進步。目前想學的新樂器是豎笛。當然再回去吹Baritone是可以啦,可是..我現在想吹豎笛...。樂團的事,從現在招兵買馬,招募期自即日起為期八年,但是還可無限期延長至大家退休有時間的時候...。在此之前我就努力增進自己的技藝。

3. 可以在大學裡開一門關於推理小說的通識課(所以現在要開始作筆記與整理推理小說的材料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樂壇的大哥們 -- 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組成了「縱貫線」Superband,出了一卷新歌加合輯,等於是四人的經典歌曲重現。從頭聽一遍,就像是時光隧道走一遭,從羅大佑的戀曲1990,到李宗盛的「十七歲女生的溫柔」,至周華健的「心的方向」以及「我是真的付出我的愛」,最後登場的是張震嶽的「分手吧」,橫跨了我從小學、到研究所的年代。我還記得小學六年級周華健「心的方向」剛出來,大街小巷一天到晚「追逐風 追逐太陽」,還有新研所時,本班的小開在生日KTV唱著「愛我別走」,後來沒過了幾分鐘,我們便強迫他把從屈臣氏買來的男用豹紋內褲帶在頭上(當初應該照相,以後小開要是再上主播台,就可以拿來威脅同學了)。

重點是,從這些歌詞的內容,大概可以嗅到一些時代的氛圍。羅大佑的歌是有點被壓抑的,看得出來一個年輕人的小宇宙快要爆開了,可是還被綁在獸籠中。時至李宗盛,看看「和自己賽跑的人」,多勵志啊。心的方向也不遑多讓。八零年代至九零年代初,大抵是個陽光灑滿的年代,充滿欣欣向榮之氣。同時代的歌,當然還有經典「快樂天堂」、「明天會更好」。也別忘了伍思凱的「愛到最高點」、「生日快樂」、「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從大時局來看,那時後剛好也是解嚴前後,新局面,新希望,連歌都朝氣蓬勃又健康。


然而,時勢移轉,潮流也會更迭。在社會大愛風過後,個人的小情小愛又成為主旋律(或者一直未曾稍歇過,只是八零年代時,鋒頭稍被健康歌曲蓋過)。阿妹嘶聲力竭的「原來你什麼都不要」,還有哀怨的「解脫」、「聽海」,林憶蓮的「傷痕」,成天在大學宿舍裡迴響,當然在KTV也要點個好幾遍。陳綺貞是另一股清新之風,小小的,溫暖的。張震嶽當兵回來以後的「愛我別走」也算是同時代的歌曲,很多男生拿來當主題曲。當然別忘了之後的五月天,「擁抱」原來是唱給同志聽的,可是那個旋律與歌詞,我聽了也快醉了。

當然此後,國語歌壇更是百花齊放。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聽了縱貫線專輯後,我突然很想念那些八零年代的健康又充滿希望的歌曲。可能是因為很單純、很正面吧。縱使有人說,哎呀,那其實是個或多或少還有政治箝制的年代。不過不能否認的是,那也是大家都還能臉上掛著微笑向前看的時候。至少,大家不會怯於說出「希望」兩個字。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外勞。菲傭。外籍新娘。越南新娘。大陸新娘。

這些名詞,耳熟能詳。有時候不帶點思考便能輕易說出,而且沒什麼惡意,就只是一個名詞罷了。不過,如果再深入回想一下,之前說出這些名詞的場合、情境,或許有天你才恍然大悟,在不經意地脫口而出之下,其實帶有那麼一點點文化歧視意味,有一點身份高下的感覺。或者沒那麼嚴重,不過對我們來說,多數時候,就只是籠統的名詞,心靈上很遙遠的一群人,沒什麼干係。也許他們的形影常常出現在生活四周:樓下阿婆的看護、哪家親戚請來看顧小孩、或者倒垃圾時常碰見,但他們就是那麼單純地存在,宛如一張紙片而已。「他們」就是「他們」,生活和你不會有太大交集,像是兩道平行線。

直到有一天,你飄洋過海,來到了異鄉,變成了別人眼中的「他們」,像是一張平薄且不佔據心靈空間的紙片之時,你才突然想起在故鄉的那些「他們」。「他們」跟「我們」一樣,也是有個故事的人,不是一張飄來飄去的紙片,也不只是一個籠統的集合名詞。

*****

去年回台灣時,F老師給了我顧玉玲寫的《我們》。這本書,我在中時的開卷版見到書評,還記得是幾乎佔了整個半版的篇幅,藝文版也多所報導。我本懷疑,真的有這麼值得嗎?許多書言過其實,憑的是出版社行銷,所以新聞愈多的書,我愈存疑。但是看完之後,我說,這真的是值得推薦的一本書。無論是對政治有興趣、對社會運動有興趣,或者對報導文學有興趣的朋友,都可以看看。尤其是習法之人。我常覺得,法律不僅是那些法條推演或適用,念法律的人更要看到的是整個社會結構及情感。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轉眼間,本部落格已經一個月沒更新文章了,破了我寫部落格以來的紀錄。

原因之一,懶怠。

原因之二,跑回台灣度假了。(雖曰度假,但其實過得比在美國時還忙)

現在又回到這個小城,估計時間會比較多了。希望重拾練習寫文章的心情。

當然,本文最重要的目的是,祝大家新年快樂!新曆年已過,就把這祝福留給舊曆年吧。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陳珊妮又出新專輯了,其中的「演歌」還蠻好聽的。雖然很芭樂。但我就是喜歡芭樂歌。

不過陳珊妮的歌中最得我心的,還是她與李瑞嫻、可樂王合組的「拜金小姐」專輯中,一首叫做「小鳥探戈」的歌。

倒不是詞寫的諷刺之類的,而是因為那曲調。想說,在KTV裡與張小元、阿瓜姨等人一起唱起來,一定很過癮吧。(咦,小鳥探戈好像沒有MV喔~)

小鳥探戈的節奏,又讓我想到另一首「便秘歌」-- Elastica的2:1。(小鳥探戈的節奏不會很便秘啦,只是明顯的節拍讓我想到2:1那首歌)

這首2:1收錄在電影Transpotting的原聲帶裡。Transpotting,十年前的電影了。講一群蘇格蘭年輕人無所事事荒唐度日的故事。片尾荒唐的人還是收拾起公事包上班去了。當年電影上映時,好多文藝青年讚賞這部電影,套上一大堆主義。但我體會不出什麼深意,至今只記得片中有很多大便,片中人物吸毒吸到整個人都快爛掉了,還有那一首「便秘歌」。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以上三字,請問,講到國家壓制人民的言論自由時,應該要用哪個字?

這幾天在寫有關壓制言論自由的文章,腦子裡第一個跑出來的字是suppression。寫著寫著,覺得不應該只用一個字,那麼,repression或oppression也可以嗎?

於是開始查字典:(以下來自Longman字典的解釋)

oppression: when someone treats a group of people unfairly or cruelly and prevents them from having the same rights as other people have

suppression: 1. to stop people from opposing the government, especially by using force;2. if important information or opinions are suppressed, people are prevented from knowing about them, even if they have a right to know;3. to stop yourself from showing your feelings; 4. to prevent something from growing or developing, or from working effectively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最近配飯的新影集是Simon Baker主演的The Mentalist。

Simon Baker,有看過「穿著Prada的惡魔」的人,一定有印象,就是那位看起來很花、在巴黎把女主角拐上床的男作家。當初看Prada一片時,我還沒特別注意到他的美貌。不過在The Mentalist,他真的好帥啊~~~尤其是露出惡作劇笑容又裝無辜的時候。我承認我看Mentalist,完全不在意劇情,只是要看Simon Baker詭笑。我有點了解那種貪看美女一笑的心情了。

不過,經過我認真搜尋Simon Baker的作品之後,發現他的魅力熱點,除了笑容之外,就是他的捲捲小金髮。有了小捲金髮的他,加上笑容,就像是邱比特。但是在舊影集The Guardian中,他居然將金髮削短染黑,當場整個弱掉!!!我想我是不會找來看,我只要看他有捲捲小金髮和三件式西裝的樣子。

以下是Simon Baker接受CBS節目訪問的片段。女主持人大概也被電昏了,除了看起來很小鹿亂撞之外,講話還出錯。另外,在別的訪談中,Baker說他最大的女兒已經十五歲了,嚇我一跳。這人真是天生一副娃娃臉。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上一篇紐約律師考試準備的經驗分享,Seetoo兄亦在他的部落格中,加註了一些看法,以及加州律師考試的經驗,讓整個資訊更豐富。對美國律師考試有興趣的朋友,可連結到Seetoo的網誌參考:http://klavier1976.com/cseetoo/archives/2008/11/ee_cceeceae_wei_1.html

另外,Seetoo的文章,也讓我想到,我漏寫了MPT(Multistate Performance Test)的考試部分。

MPT的考試形式是,考題會模擬一個情境,給你一堆資料,可能是新聞剪報、當事人的訪談、過去的判決等等。考生必需在一定時間內(九十分鐘嗎?我忘記了...考完就忘了...)依考題的指定,寫出一份法律文件,例如給事務所律師參考的memo之類的。

Performance Test在加州考試所佔份量比較重,但在紐約所佔的比例極低,約10%。若真要準備,得要花很多時間。我衡量了一下,覺得不太划算,寧願將準備MPT的時間拿來準備MBE。我在第一次準備NY bar的時候,大概看過三、四次MPT的題目。但第二次準備時,因為大略已經知道題型為何,所以到考前一天,才花了大約半個至一個鐘頭的時間,複習一下題型,以及Barbri的講義(該講義是關於寫MPT時需注要的事項)。所以,基本上來說,沒什麼準備。但我還是建議第一次考(希望也是最後一次考)紐約bar的人,至少練習一次,試著在時間內寫完MPT題目。而準備加州考試的人,就請參考Seetoo的意見了。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終於有資格寫考試經驗分享了。。。上星期五紐約律師考試放榜,打開查榜網站,看到「恭喜您通過紐約律師考試」的句子。這是我第二次考紐約律考,我的經驗也許對想要繼續挑戰的人有些幫助。趁我對於準備過程還略有記憶時,快點寫下。本篇以實用為目的,就讓我省下那些文章佈局、詞藻鋪陳,直接進入重點。

相較於去年,本次考試我的準備時間較短,但是心裡比較踏實。踏實的原因是,有去年三個月barbri上課及準備的基礎,再加上失敗的經驗,反省過後,比較知道癥結何在。只是在時間上,因為是臨時起意報名(其中曲折就不足向外人道了),加上雜務繁多,所以有些匆促。我從五月開始準備,六月回台灣搬家,約有三週中斷,六月底回美,直到七月底考試,這樣算一算,大概準備時間兩個月。

事實上,對於第二次準備紐約律考的人而言,時間也許重要,但更要緊的是戰術。我以自己準備時間短促為例,是要說明只要掌握重點,「戰略」可以稍稍換取時間的不足。

對我而言,律考成功關鍵有二:第一,英文閱讀速度以及理解力。第二,能夠辨別rules的細微差異。第二點尤其重要,第一次的律考之所以緊張慌忙,是因只知rules大概,卻難以分辨細微之處,以致於題型小小一變,整個人方寸大亂。

英文閱讀的速度以及理解力是最基本的。當然兩、三個月的準備可以讓功力大增,但最好是平常就開始訓練。LLM的同學平時上課要看的文獻本就不少,這一點我想毋須擔心。「如果」(再三強調,「如果」)在一年LLM的求學期間,各位同學有盡力閱讀指定reading(當然不一定要逐字看完,關於資訊閱讀一事,有機會日後為文再述),那麼一年的訓練應該足夠。再加上準備考試的兩、三個月勤做題目、習慣題型以及詞彙用語,能力應該足夠應付律考。至於已經結束學業,負笈回台的朋友,也許就得自己找機會閱讀英文,不要讓那一年培養的功力丟掉了。至於我,平常就是個學術小女工,常幫老師讀文獻作摘要,再加上翻譯工作,常浸在英語的閱讀環境中,所以算是平常已有練習。(注意:不是人在美國,就理當會在英語的環境中喔 -->這是一般人常有的迷思。若讀者有疑問,請恰身邊曾經當過國際學生的朋友解惑)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這幾天板上的氣氛比較沈重。來個輕鬆一點的。

這是美國Mad TV的短片單元,本片名稱是Korean Family。我不知道與另一個「average asian」算不算是同一系列的。片中以喜劇的方式,呈現美國人對亞洲人的誤解。有些人擔心亞洲人看了會覺得不高興,我倒是看得哈哈大笑啦。不過片中的美國人顯然分不太清楚中國、韓國、日本文化。

劇情提要一下:一個被白人扶養長大的韓國男生,帶女朋友會見他的養父母。韓國男跟女朋友說,父母很愛他,都會想辦法讓他感受到他們的愛。結果一進門....(看下去就知,媽媽還用敲鑼的方式「召喚」(summon)爸爸出來吃飯)。爸媽顯然對白人女友不滿意,因為「不是韓國人」。女友氣得要離開,最經典的是最後出場扮成白人中產階級的女方父母。

 


weipi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